首页 > 资讯 > 《爱在春风化雨时》爱如春风化雨 SM 爱在春风化雨时总受

爱在春风化雨时

婚恋|夏梦瑶,王姐|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38 人赞过 赞一下
《爱在春风化雨时》是李伊人笔下的一本婚恋故事,内容精彩纷呈,文笔一气呵成,值得一看。“不要跳!”一声急促的嘶吼响彻在夏梦瑶的耳畔,千钧一发之际,有人用力拽住了她的胳膊,一股温热顺着手臂直抵心田。顺着手腕的方向向上看去,夏梦瑶看到了一个英俊的面孔,他深邃的双眸里映着星辉,似一眼,就照亮


版权来源:互联网
《爱在春风化雨时》为作者李伊人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不要跳!”

一声急促的嘶吼响彻在夏梦瑶的耳畔,千钧一发之际,有人用力拽住了她的胳膊,一股温热顺着手臂直抵心田。

顺着手腕的方向向上看去,夏梦瑶看到了一个英俊的面孔,他深邃的双眸里映着星辉,似一眼,就照亮了她无边无涯的黑暗。

由于用力较大,他的手被上青筋凸起,费力地说:“抓紧我,我会救你......”

夏梦瑶的身子悬在半空中,手臂被那人用力拽着,不多时,她便被他拽了上去。

这栋大厦的两间房阳台离得很近,那边的老板一看到嘴的肥肉飞了,便破口大骂道:“好啊,敢耍我,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被男人抱在怀里,紧紧地抱着她,后怕道:“幸好你没事,不然......”

夏梦瑶怔愣地看着眼前的人,思来想去也不知道他是谁。

那男人眸子里的浓情尽显,深情道:“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是陆致远,咱们高中是一个学校的。”

夏梦瑶穿得很暴露,这一拉一扯之间,胸前的雪白就露出大半,她不禁羞红了脸,急忙从他身上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叫嚷着,紧接着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夏梦瑶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有些害怕,她没有按照主管王姐的意思去陪客,而刚才那个大老板还那样恐怖,看来这一次,她是躲不过了。

陆致远试着摸了一下她的头,温柔而坚定地说:“别怕,有我在。”

听着这镇定自若的声音,莫名的,夏梦瑶感到非常安心。

房门打开了,顿时冲进来几个人,随后进来的就是刚才那个色急的大老板。

“实相的,就把里面的女人交出来,否则,我会让你后悔得罪我!”

大老板气势汹汹,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

陆致远气定神闲地走过去,毫无压力,仿佛一切都在他的股掌之间,他朗润的眸子里透出一股不容忽视的威慑力,说道:“张违宪,看来,你是不想要陆氏集团的注资了!”

张违宪脸上的横肉一颤,滴溜圆的眼珠子转了转,里面闪现出一抹疑虑,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公司的事?”

陆致远嘴角一勾,轻轻笑出来,说:“我姓陆,陆致远就是我。”

面上虽然云淡风轻,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异常的平静其实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他非常的生气!

张违宪吓得哆嗦了一下,急忙卑躬屈膝地对陆致远奉承道:“原来是陆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陆致远眉宇间露出一丝不耐,他的瞳孔骤然一缩,冷厉道:“滚出去!”

那张违宪连连告退,逃也似的出去了。

室内又恢复了平静,陆致远转头看了一眼夏梦瑶,温柔无比地笑了笑,说:“从今天开始,没有人敢欺负你!”

夏梦瑶悬起来的心终于落下了,她莞尔一笑,捋了捋散在脸颊的碎发。

就在这时,房门再一次被打开,罗景明挺拔的身躯应声而现,周身散发着浓郁得化不开的怒气,他睥睨着眼前的人,一字一顿道:“好大的口气!敢救我要整治的人?”

书本点评
《爱在春风化雨时》这本小说写了三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李伊人)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李伊人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作者相关

李伊人

作者:

李伊人

VIP精品试读

  • 《愿你我不负时光》愿你我不负时光下一句 冰山攻 愿你我不负时光T吧

    愿你我不负时光

    传奇人物是陆嘉,郑萧杰的故事《愿你我不负时光》此文是在下西辞原创的浪漫青春文,文笔妙趣横生主线令人拍案,绝对是可以一阅的辣文,精彩片段预览 暑假有一天晚上,逸逸约着我们出来到东区吃烧烤。我们点了很多吃的,吃着吃着觉得不过瘾,郑萧杰提议说要喝点啤酒。陆嘉咏听了看着我,说要问我的意见。原本我是不同意的,后来想着看看他喝醉后的样子,就同意了。几

  • 《顾少的暴力娇妻》少爷湿热紧致小婢女 腹黑攻 顾少的暴力娇妻罗御

    顾少的暴力娇妻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顾少的暴力娇妻》的故事,是作者小蚂蚁飞飞飞撰写的总裁作品,小说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推荐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第二天一早,夏颖儿带了一群人,敲开了夏落的房门。“落落姐,该起床了。”“落落姐,别睡懒觉啦!”“落落姐,再不开门,我可进来了哦。”夏颖儿一口一个落落姐,亲切极了,前世的夏落也是被她一副关切,亲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