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爱你轻藏心底》小叔叔的心尖宠 忠犬攻 爱你轻藏心底by粉色风车

爱你轻藏心底

现代言情|谭言哲,楚凌霄|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62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爱你轻藏心底》的创作,是作者粉色风车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故事,网络故事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看一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轻寒说:“维静,你就叫他‘谭少’好了,言哲哥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有时候,只怕你说出他的名字,都不一定有几个人知道,不过你要是提到谭少,只怕没几个人会不知道的。”何维静了然的点了点头,心想着,他这样有钱的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爱你轻藏心底》为作者粉色风车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轻寒说:“维静,你就叫他‘谭少’好了,言哲哥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有时候,只怕你说出他的名字,都不一定有几个人知道,不过你要是提到谭少,只怕没几个人会不知道的。”

何维静了然的点了点头,心想着,他这样有钱的人,自身气质也很出众,想来出身也很不错,想和他们套近乎、攀关系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他们才第一次见面而已,尽管刚才交谈的还不错,不过在他的思想里,还是对她保持着一份警惕的。

虽然她本无意与他攀关系,不过是觉得他说话很有趣,为人也没有什么架子而已,而且她也没什么好生气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相处模式,她还不是一样的,只想靠自己的努力,从未想过要依靠任何人。

“对,维静,你可以叫我‘谭少’,亲切又自然,认识我的朋友,都是这么称呼我的。”谭言哲勾唇浅笑着说,漆黑粲然的眸子闪过一抹释然。

何维静淡然浅笑,语调一如刚才那般清澈大方,“好啊,那我就称呼你‘谭少’了。”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宽敞的车厢内,大家都不说话了,气氛一时间便有些微妙的僵住了。

正在轻寒想着该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的时候,她的肚子很合时宜的咕噜噜响了起来。

“言哲哥,我饿了,你是不是应该请我们去吃饭?”

谭言哲有些想咆哮,不请吧,倒是显得他小气似的,请吧,虽说他不差那么点钱,可是楚凌霄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可没说这回事。

呵呵,他不能就这么便宜了楚凌霄啊!

“请,说吧,想去哪里吃?”

轻寒坐直了身体,忽然问道:“言哲哥,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工作的啊?”

谭言哲暗暗一笑,小丫头,还以为你不会问这个问题了呢!

“我怎么知道你的事儿啊,我只是刚好过来这边有点事要处理,这不路过商场门口,就看见你们两个正好出来了嘛。”

“哦……”轻寒故意拉长了音调,然后表示她已经十分清楚了,“原来是偶遇啊!”

谭言哲想到楚凌霄跟他说的这两个字,现在倒是省得他回答了,小丫头自己说了。

不过他刚松懈下来,轻寒忽然往前倾了倾身体,紧抿了唇,白皙纤细的手指点了点他的肩膀。

开口道:“言哲哥,说谎话可不是好孩子,以为我猜不出来吗?还偶遇!我大哥告诉你这么说的吧!你的公司在城南繁华地段,我兼职的商场在城北偏远地段,你上这边办事儿?还偶遇?以我对你的了解,这么远的地方,就算是真有事要处理,你也不会亲自过来吧,而且还是你一个人,开着你的玛莎拉蒂座驾。”

谭言哲内心快要崩溃了,靠!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识破了?!

楚凌霄啊楚凌霄,你说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这次就低估了你家轻轻小宝贝的聪明程度呢?

“好吧,既然你猜到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

书本点评
这本书《爱你轻藏心底》算是同类型现代言情小说里,非常有特点的一本。主要情节无非是回到高中时代发表小说,但不同于其他那些现代言情类,作者(粉色风车)借主角(谭言哲,楚凌霄)写出的东西,却是原创的,平行世界,言情,侦探,机器人,让人读起来颇有味道。同时本书的主角(谭言哲,楚凌霄),也迥异于其他类型书的主角,其他主角是重生穿越后千方百计融入新的世界,而这本书主角,却仿佛旁观者一样,疏离地看着所在的世界,同时不断地在自我思考和成长,书中那一个个形象鲜明的女配角。仿佛也是他生命的过客一般。我不知道,这本书能写到什么
目录

作者相关

粉色风车

作者:

粉色风车

VIP精品试读

  • 《农女种甜》农女种甜全文免费阅读 腹黑攻 农女种甜女王

    农女种甜

    《农女种甜》是漪繁瑾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网文,情节波澜起伏,文笔一气呵成,可以一阅。《农女种甜》小说剧情回顾 马淑媛一愣,继而问道:“这话怎么说?”远山一听,这表姑娘有兴趣,心思马上活络了起来,低头跪了下去,一双眼睛咕噜噜乱转,只是以其他人的角度,看不到罢了。“表姑娘,奴婢家里穷,自小便进了宫,自从太后娘娘把

  • 《穿越农女修仙记》穿越农女修仙记-忘秋梵 虐文 穿越农女修仙记忠犬攻

    穿越农女修仙记

    天选人物是胡德运,胡蝶的网络创作《穿越农女修仙记》此文是忘秋梵新出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拍案叫绝主线扣人心弦,绝对是值得一阅的畅销热文,精彩内容试看 家里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个衣箱子就没别的了,现在这样的夏天,窗户纸破了是在会重新糊新的的一对比,胡新山几个觉得这里真是天堂,宗福哥的房间都没这么好,床上的棉被就没这么软,特别是胡新木,特别渴望能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