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谋定东宫》东宫用强是哪一章 大结局 谋定东宫清水文

谋定东宫

古代言情|宜宸,司天监|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57 人赞过 赞一下
《谋定东宫》为双十二娘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试看:敬贵妃很受用的一笑:“这不算什么,不过几个内外命妇闲聊几句罢了。年前几场宫宴,那才叫费神呢。”周锦音一边捶腿,一边玩笑道:“姑母能者多劳。依我看哪,别说是宫宴,就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宴,姑母也能安排的井井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谋定东宫》为作者双十二娘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敬贵妃很受用的一笑:“这不算什么,不过几个内外命妇闲聊几句罢了。年前几场宫宴,那才叫费神呢。”

周锦音一边捶腿,一边玩笑道:“姑母能者多劳。依我看哪,别说是宫宴,就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宴,姑母也能安排的井井有条。是不是?”

敬贵妃道:“就你会磨牙,猴精儿似的。”

“嗳,不是姑母嫌无聊,特意召我进宫来磨牙的吗?”

敬贵妃被她逗笑了:“越发蹬鼻子上脸了。”她说完了这一句,忽然把笑容敛去,换了一副深思的神情。

“姑母想什么?”

敬贵妃望向晋王宜宾,道:“依你看,皇上今日把皇后的念珠赏给那个姓顾的丫头,是何用意呢?”

晋王宜宾一愣,这事儿他倒没怎么往心里去。父皇每天赏赐出去的东西何止一两件,不是古玩珠宝就是金银器具,就算是上官皇后用过的东西,也没什么特别的。除夕夜宴的时候,不是还把皇后宫里的一柄玉如意赏给了晋王府吗?

“一串念珠而已,儿臣以为,并没什么特别之处。”

“哦?你这样想?可本宫怎么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别扭呢?那串念珠,皇上带在身上好多年了,就因为那姓顾的女孩子对了个对联,就赏赐给了她,还让老四转交。还有她对的那个下联,晋亲王晋亲王,阴阳怪气的,听着就让本宫不舒服。”

晋王宜宾笑道:“母妃,这是儿臣的封号啊,有什么不舒服的?”敬贵妃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说的就是呢。”

周锦音道:“姑母还没见到更不舒服的呢。那个顾哲誉的弟弟,脾气大的很,连我都敢欺负。晋王哥哥,这顾家的底细你到底打听清楚了没有?我还没见过敢这样对主子起横的奴才呢。”

晋王宜宾端起茶来品了一口,徐徐的道:“这有什么清楚不清楚的?那个顾哲誉还算不错。晋封亲王的册文不是他撰写的吗?母妃看了没?里面写的什么,醇谨夙称,恪勤益懋,孝行成于天性,子道无亏;清操矢于生平,躬行不怠;念枢机之缜密,睹仪度之从容。”晋王宜宾自得的一笑:“全是溢美之词,别人未必能写出这样华美的文章来。”

“才华是一码事,忠心又是另外一码事。”敬贵妃提醒道。

“嗨,”晋王宜宾无所谓的一笑,把茶碗蹲在矮桌上:“什么忠心不忠心的,一个没品没阶的礼部文书,一个不入流的傻小子,再加一个有点歪心思,能对个对子的小丫头,合用呢,叫他们过来陪着耍耍,不合用就晾着他们,能掀起多少风浪来?母妃你也太多虑了。”晋王宜宾想起顾若兰的美貌,嘴角不自觉的掠过一丝笑意。此刻他心中想的,大概是:合意呢,就收到府中做个妾侍,不合意呢,就再另寻合意的人选去,何必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恩,也对。”敬贵妃点点头。

“本来嘛。母妃,宫里多少大事儿等着您操心呢,您看,您眼角都有皱纹了。”

“是吗?哎,本宫真是老了。”敬贵妃下意识的抬手抚摸了一下眼角,又望向周锦音:“本宫年轻的时候,也像你似的,这么漂亮,这么爱说爱笑,爱跑,爱骑马。都说外甥随舅,侄女像姑,真是一点不错。锦音,你今年也有二十岁了吧?该找个婆家了。”

“我?”周锦音呵呵一笑,搬弄着手指,眼睛望向大殿顶上的雕花房梁。老实说,她还真没见到过一个令她满意的男子。她像一只骄傲的、美丽的野鹤,傲然俯视着那些扑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卑贱男子。

“其实,周家虽然势大,也并非没有门当户对之人。像信国公府、吉安侯府,还有……”

“姑母。”到底是女孩子家,就算周锦音平日里大大咧咧,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也难免露出些娇羞姿态:“您这么忙着把我嫁出去,以后谁还能来宫里陪您解闷?”

敬贵妃笑道:“还知道害羞了?好好,不说这个了。对了,昌华在滑州如何了?”

“哥哥走后还没寄过家书回来呢,听随行的小厮们回的话说,哥哥离开了京城,没有爷爷和父亲管着,可自在呢。乐不思蜀。”

敬贵妃道:“是嘛。走的时候不愿意走,这会儿又不想回来了?等忙完了晋封典礼的事儿,得想个办法把他调回京里来,不能由着他在外面折腾。宾儿啊,月底就是你的册封大典了,本宫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好好的筹办,让你风风光光的成为大昱朝皇子中唯一的亲王。”敬贵妃颇有些踌躇满志。

“全赖母妃费心。”

“有姑母在,保管万无一失。”

正说着,侍女灵真进来回禀道:“永福宫的秋茗来请宫牌,说怡妃娘娘头晕的厉害,想传御医们入宫会诊。”

“会诊?早上还好好的,这会儿就病的受不得了?大半夜的也不让人安生。”敬贵妃撇了撇嘴。

灵真回道:“说是因为早起在上锦苑受了风的缘故。”

“你们听听。”敬贵妃冷笑着道:“本宫熬了一天还没喊累呢,她不过在观望台上略坐了坐,统共不到一个时辰,她倒病了。”

晋王宜宾道:“她怎么和母妃比呢?”

敬贵妃便道:“给她吧。”

灵真答应一声,自去给秋茗找宫牌去了。

永福宫中,几乎一夜无眠,太医们进进出出忙了一夜,却连个病因都没找到,可又不敢说没病。永福宫的这两位主子,是宫中最特殊的两个存在,平时并不见皇帝格外关怀,但下人们却没有一个敢怠慢的。因为御前总管刘玉总会在核查时,漫不经心的问上一句:“永福宫里怎么这么少啊?”这句话,上面的主子听不见,有头面的宫女太监们听不见,底层的下人们却听的真真的,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惯例,永福宫的差事,不能应付。现在,太医们就集体面临这样的处境,虽然熬了一夜,一个个的都已经睁不开眼,迈不动腿,可没有一个敢宣之于口,全都唯唯诺诺的凑在一起继续商讨方子。

早春时节,天亮的晚。怡妃一夜无眠,只在寅末卯初时打了个盹,醒来便撑着头呻吟道:“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面目狰狞的金甲神,用铁棒压着我的头,说我昨日冲撞了他,需由冬日里的花君子相伴,方保无虞。”

宜宸听了,心中暗笑,面上却装作焦急的模样,催逼太医道:“药中可有一味花君子吗?快煎来给母妃服用。”

太医们面面相觑,心道:“这病得的蹊跷,用的药也蹊跷,几时听过有什么药叫花君子?”他们一夜无眠,此时困的要命,就算真有这味药,也不可能想的起来。

宜宸苦着脸启发道:“母妃得此无根之病,连你们都束手无策,还能求助于谁呢?”

常替宜宸诊病的洪太医最了解永福宫的事儿。其实他替宜宸号了十几年的脉,一直也没弄清楚宜宸的真正病因,只知其脉象迟滞虚弱,却诊不出究竟是心肝脾肺肾哪里出了问题。他哪里知道,这是宜宸按照凌风教他的内功心法,自己压制脉象的缘故。不过洪太医知道,每次诊病,只要顺着宜宸的意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随便开几味进补的药送进来,第二天宜宸就会派人来传话:“觉得身上轻快些,赏!”久而久之,他倒成了专治疑难杂症的名医了。

这会儿,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忙顺着宜宸的话回道:“四殿下说的不错,娘娘这是无根之疾,恐非药力所能及,不如请司天监来试试?”

其他的太医听了,纷纷附和道:“不错不错,娘娘噩梦缠身,司天监专掌祭祀卜卦等神佛之事。一定可以解娘娘病痛。”

宜宸心道:“熬了一夜,你们总算开窍了。”于是吩咐秋茗:“快,去请司天监长史。太医们辛苦了一夜,每人赏银五十两。洪太医言之成理,赏银一百两。”

太医们向洪太医飘来羡慕的目光,这么简单的主意,自己怎么没想到呢?不过,熬一个通宵换五十两银子,也值了。于是赶忙喜滋滋的叩头谢恩,纷纷回家睡大觉去了。

这边司天监的长史一早听说了太医们的神奇经历,尚未进宫就抱定了一个宗旨:主子怎么问,他就怎么答。本来嘛,神佛之事,有何定规可言?

“回殿下的话,微臣以为,应在永福宫内供奉花神。”

“哦?是吗?”

主子用了反问句,那就一定不是喽。司天监长史忙改口道:“不过,只用此法还远远不够。”

宜宸点点头,道:“嗯。敢问长史,何为花中君子?”

“回殿下,梅兰竹菊,是为花中四君子。”

“哦?有四种这么多?”

司天监长史心道:嫌多?那看来只需要一种喽。“不错,但娘娘所说冬日之花君子,微臣以为,梅花开在冬季——”

书本点评
六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谋定东宫》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古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双十二娘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作者相关

双十二娘

作者:

双十二娘

VIP精品试读

  • 《星际:最强女战神》星际:最强女战神txt 紧缚 星际:最强女战神同人

    星际:最强女战神

    《星际:最强女战神》由网络作家醉于荒冢9所著,终于迎来了百看不厌的大结局,泽思弦,白鹿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丝丝入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功法的变态比泽思弦想象中的还要变态,她的皮肤一次次的在异火中恢复又被烧毁,好比世上最残酷的刑法。泽思弦开始还觉得疼,后来已经疼的麻木,甚至还有闲心去想一些问题。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突破,按理说她才突破

  • 《重生校园女神超狂妄》校园重生,国民女神,超 女王 重生校园女神超狂妄801

    重生校园女神超狂妄

    三宫娘娘经典作品《重生校园女神超狂妄》由三宫娘娘笔下的婚恋风格的网文,主线人物皇甫,袁家,设定百看不厌,非常非常不错。精彩片段试读:“什么?”千想万想的沈伟豪都没有想到皇甫雪凌晨打电话给他就是问这个。而且,她的语气很不对劲。沈伟豪着急了,也没了应付朱凌飞的心思,一巴掌把他拍飞后抓着手机急道:“你现在在哪里?”“别管我在哪里,我就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