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电一刀》混到人间品修士 cp 闪电一刀忠犬攻

闪电一刀

武侠|毕胜,诸葛|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35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闪电一刀》的创作,是作者朱洪岩所编写的武侠网文,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细雨渐止。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清新宜人。茶寮中,大家高谈阔论。“我看,这一届武林剑会,比之上一届,还要热闹不少!”“不错!江湖上的名门正派,几乎全部都来了!其它帮派和独行武者,也不在话下!”“据说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闪电一刀》为作者朱洪岩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细雨渐止。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清新宜人。

茶寮中,大家高谈阔论。

“我看,这一届武林剑会,比之上一届,还要热闹不少!”

“不错!江湖上的名门正派,几乎全部都来了!其它帮派和独行武者,也不在话下!”

“据说还有很多遁世高手,也已经出关!”

“这次大战,一定精彩非常!”

“不错!”

众人大笑。

茶寮中,一男一女,引起了唐吉的注意。

这两人,也都是各据一桌。

男的,一袭白衣,书生打扮;手中一柄折扇轻摇,风度翩翩。女的,一袭红装;皮肤欺霜赛雪,面容沉鱼落雁;美目顾盼之间,星光闪烁,让人心醉。

忽然,大路之上传来了一阵人仰马嘶之声!

一队骑士,风卷残云而来;疏忽而至!

三十一骑!

马上,是骑士!骑士,背负大刀!刀把上,红缨飘飞!

马队来到茶寮之外。三十一人齐刷刷滚鞍落马,将马匹牵到路旁林中拴好。

然后,二十八人,从四面将茶寮团团包围。

其余三人,则到了茶寮门口。

为首者,三四十岁;浓眉大眼,面容沧桑。

身后,是两个年轻刀客。

“长空帮大风堂堂主狂狮铁战!”有人窃窃私语。

长空帮,正是天下第一大帮!

“不知长空之中,又有何人背叛?”有人悄声道。

“什么意思?”

“大风堂,乃是长空帮的执法机构!专门清理门户!”

“铁战亲临,看起来,这叛徒在长空帮中地位不低!”

“不过,地位再高,看来,这次也是在劫难逃了!”

胆小的食客,已经开始悄悄离开。

铁战背负双手,慢慢踱入这茶寮之中。身后两个年轻刀客,一名秦风,一名谢雨;正是铁战座下风雨双刀!

茶寮小厮立刻迎上;对铁战抱拳笑道:“三位客官!不知三位要来点什么?铁观音?大红袍?本店还有早点供应!”

铁战笑。秦风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小厮接过一看,立刻眉开眼笑;转身离开。铁战目光锁定前面不远处的一张桌子。

这张桌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个侧对铁战;一个背对铁战。两人皆戴着斗笠遮住面容;看不清庐山真面目。

不过从衣着体态上来看,这两人,年纪应该不小了。

铁战笑。慢慢上前。

来到两人桌后。

两人仍毫无反应。

铁战忽然双手抱拳,淡淡道:“长空帮大风堂堂主铁战,拜见司空云,诸葛风两位长老!”

侧对铁战的司空云忽然转过身来,看着铁战,笑道:“铁堂主大军压境,不知所为何事?”

“捉拿诸葛风!”

“诸葛风乃我长空帮创帮长老。铁堂主何出此言?”

“诸葛风已叛帮!并且偷走了我长空帮镇帮之宝辟毒宝珠!”铁战淡淡道。

“空口无凭!”

“有证据!”

“证据何在?”

“此刻,辟毒宝珠就在诸葛风怀中!”

司空云立刻看着诸葛风。

诸葛风端起一杯茶,浅啜,毫无反应。

“云长老。你被人利用了!诸葛风正是利用你的掩护,表面上游历江湖,实际上,一直都在与暗日神教暗中接洽!”铁战道。

“什么?暗日神教?”

“不错!昨夜,两位夜宿清水湖边碧云楼;是也不是?”铁战道。

“不错。”司空云道。

“深夜,一枚小石子飞入客栈厢房,将云长老惊醒!云长老可还记得?”

“当然记得!那枚小石子,是你们所投?”

“不错!是我长空帮细雨堂所投。不知云长老起身之后,来到窗户边,可看到了什么?”

“我来到窗边,往湖中望。看到湖面之上,有一艘画舫;上面,依稀有两个人的身影,似乎正在谈判。其中一人,像是风长老!”

“不错!那便是风长老!那天夜晚,风长老给你偷偷下了浅剂量的迷药;若非深夜被小石子惊醒,风长老断断不会醒来!而那画舫之上,与风长老谈判的,便是魔教中人!”

“当真是暗日神教?”司空云变色。

“一点也不错!”铁战笑。

司空云看向诸葛风。

诸葛风面无表情,仍在饮茶。

“风长老似乎是想要拿我长空重宝作为进身之礼,加入暗日神教,换取不低的地位!”

“可有人证?”司空云道。

“今日,双方就要交易。此刻,暗日神教的人,也在这茶寮之中!”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司空云惊起。

铁战向靠里面一张桌子努努嘴。

桌子上,有三个黑衣人。皆斗笠遮面,看不清楚面容。

“就是他们三个了。”铁战笑。

“风长老。铁战所言,是也不是?”司空云看着诸葛风,问道。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今的长空帮,已不是我们老一辈的天下了。云兄何不与我一起叛出长空?”诸葛风道。

“帮主待你不薄!”

“可是我的权力,却已经渐渐被架空!”

“帮主美意,是让我等老一辈安心享乐;这样难道不好?”

“但我更喜欢大权在握的感觉!”

司空云叹息。

诸葛风又低头饮茶。

司空云忽然出手!

排云掌!

两人距离甚近;诸葛风料不到多年的老友会突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双掌仓惶迎上。

一声惊呼;诸葛风身形被击飞,向后重重摔在地上。

司空云慢慢上前,来到诸葛风身前。

诸葛风忽然高声道。“你们的条件,我全部都已经答应了!”

立刻,远处,被铁战示意的三个黑衣人站起;转身。

三顶斗笠被放到桌子上。

三人慢慢走了过来。三人年纪不大;年龄最大的一个,也不过三十多岁而已。

三人向着诸葛风身形之所在,慢慢走来。

“暗日神教?”铁战忽然道。

“不错!”

“高姓大名?”

“乾坤刀,刑天!”中间一黑衣人道。

“风神刀,毕胜!”刑天左边黑衣人道。

“断刀,刘烈!”刑天右边黑衣人道。

铁战三人上前,挡在暗日神教三人面前。道:“我长空帮清理门户;还请贵教不要插手!”

“非也非也!”刑天笑道。

“什么意思?”铁战笑。

“方才,诸葛风已正式加入了我暗日神教!现在,有人要对我神教中人下手,我等岂能不理?”

铁战叹息。道:“贵教一定要挖我长空墙角?”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辟毒宝珠,我神教势在必得!”毕胜道。

“不错!”刘烈也道。

“诸葛风不能加入暗日神教。”铁战道。

“为什么?”刑天道。

“诸葛风知道我长空秘密太多;我们不能放他走。更不能让他加入暗日魔教。”

“有本事,你们就留下他。”刑天冷笑。

“暗日为了辟毒宝珠和一个诸葛风,不惜与我长空开战?”铁战笑。

“我等知道,长空帮是天下第一大帮,势力超群。但是,比起我暗日神教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今天的事,你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让我等安然离开;如何?“

铁战叹息。

铁战身后秦风忽然道:“看起来,今日之事,势难善了了。”

“不错。据说,暗日魔教看上的东西,从未失手过。”谢雨也道。

铁战叹息。道:“贵教若不打算适可而止,今日,我等只有一战了!”

“放马过来!”刑天冷笑。

“我长空之内,绝无贪生怕死之徒!”铁战道。

众长空武士立刻一阵欢呼。

“让我来先教训教训你们,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毕胜道。

风雨双刀客,身形上前。

两人从刀鞘之中,抽出长刀!

刀光森寒;双刀合璧!

毕胜道:“以多欺少?”

秦风道:“我二人向来联手对敌。如果你觉得不公平,也可以再加一人!”

“不必!”毕胜道。

“顶顶顶叮”之声不绝;毕胜一柄长刀,已经与秦风谢雨的双刀战在一起!

众人目不转睛,看着战局。

第一百招之后,接连两声惊呼;秦风谢雨两人右臂中刀;两人立刻退下。

“现在知道我暗日神教的厉害了吧?”毕胜洋洋得意。

“我来领教一下阁下高招!”铁战慢慢戴上一副精钢手套,面色冰冷,身形向前。

“好!”毕胜道。

一刀斩来!

想不到,铁战居然一动不动!

最后关头,铁战忽然双掌一拍,已将毕胜长刀拍住!

毕胜大惊;用力抽刀!

想不到,长刀纹丝不动!

铁战双手用力一拗。“当”一声;毕胜长刀从中断裂!

毕胜大惊;退后!

“我来!”断刀刘烈道。从刀鞘中抽出一柄断刀。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分险。断刀既危险,又难使;但是一旦练成,却威力无穷!

尤其是近身之战,威力更增!

刘烈一出手,身形已经欺近铁战;短刀杀招不断。

铁战双手出手相格。

“叮叮当当”之声不绝;刘烈断刀居然破不开铁战的双手防御!

刘烈冷笑。忽然跳出圈外,断刀弃手,双手一扬!

是暗器!

满天花雨!

这一出手,暗器足有五十枚!

这些暗器,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无毒,有的淬毒;有的形状规则,有的奇形怪状;居然一下子被全部发了出来!

而且,全部都攻向铁战周身要害!

好暗器!

如此近的距离,面对如此多的暗器,铁战看来怕是凶多吉少了。

红衣女郎忽然一声轻叱;右手一挥!

天女散花!

一出手,便是五十枚飞针!

五十枚飞针,精准命中了五十枚暗器;五十枚暗器被击落!

众人震惊!

好一个天女散花!

居然能够同时控制五十枚飞针,精准名中五十个目标!

这个红衣人,一定是唐门中人!

众人惊呼!

“你是谁?”刘烈大惊。

红衣女郎笑。道:“在下,蜀中唐门火凤凰唐樱。只因看不惯你暗器偷袭,所以才出手相助铁堂主。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不再动用暗器,我就不插手!”

众人笑。

“我来!”刑天忽然道。

上前几步。

抽出腰畔长刀。

乾坤刀!

乾坤刀,向着铁战身形,一刀斩来!

刀未至;刀意已至!

铁战大惊!

刀意瞬间已将自己身体淹没。铁战无奈;双手一拍!

一道淡淡的流光闪过;流光先一步从铁战双手之间闪了过去。

是刑天的乾坤刀!

铁战立刻知道,自己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忽然,“叮”的一声!

刑天必杀的一刀,居然被人用长刀架住!

是唐吉!

唐吉一刀,居然及时架住了刑天的乾坤刀全力一击!

刑天吃惊!道:“你又是谁?”

“清风谷,一刀唐吉!”

“为何趟这趟浑水?”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刑天叹息。

毕胜身形已悄悄溜到唐吉背后;猝起偷袭!

毕胜长刀,方才已被铁战拗断;此刻出手的,是一柄匕首!一匕刺向唐吉后心!

突然,毕胜手腕一震;匕首已经脱手!

是白衣书生!

不知何时,白衣书生已来到毕胜旁边;手中合起的精钢折扇,一扇敲在毕胜持匕首的右手手腕之上!

腕骨立碎!

毕胜一时之间,疼得说不出话来!

“你又是谁?”毕胜头上冷汗涔涔道。

“区区在下,乃是江南姑苏慕容氏,玉书生慕容从心!只因看不惯你背后偷袭,才略施惩戒。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你不再偷袭,我就不理!”

群雄大笑。

这三个年轻人,看起来都有意思的很。

刑天一阵叹息。道:“看起来,再不杀人立威,是不行了。三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居然也敢来坏我暗日神教的大事。我看你们三个,是不想活了。谁先来?”

“我!”唐吉笑。上前。

“你不怕死?”刑天道。

“怕!”

“既然怕死,为何还替人强出头?”

“我怕死,未必会死。何况,有些事情,比生死更重要!”

“什么事情?”

“正义!”

群豪欢呼。

刑天忽然出刀!

乾坤刀!

一刀斩下,快如闪电!

一刀,要将唐吉身形斩为两段!

众人惊呼!

想不到,乾坤刀如此厉害;其速度之快,简直让人看不清!

只可惜,唐吉更快!

唐吉拔刀一斩。

一道刀光闪过。

然后,一切似乎都已经静止。

刑天身体,忽然分为两半!

众人惊呼!

就在此时,毕胜和刘烈,忽从左右同时向唐吉身形偷袭;左右夹击!

刘烈在左,毕胜在右!

刘烈手中,是一柄断刀!

毕胜右手手腕已断;此刻,左手中又握着一把短刀!短刀向左刺向唐吉右肋!

眼看,两人就要得手!

忽然,变故陡生!

就在这一瞬间,唐樱和慕容也已经出手。

唐樱右手一挥。

一枚飞针,已洞穿刘烈额头;刘烈无声无息倒下。

慕容手中折扇张开,飞旋而出;寒光一闪,折扇已从毕胜颈前飞过!毕胜一颗大好头颅,忽然掉落!

慕容笑。折扇又飞回;慕容伸手接过。

折扇之上,依然光洁如初!

好兵器!

众人惊呼。

唐吉笑。双手向唐樱慕容二人抱拳施礼道:“多谢两位少侠出手相助!”

“应该的应该的!”两人笑道。三双手握在一起。

铁战上前,冲三人抱拳施礼道:“今日,我长空帮承蒙三位少侠鼎力相助,这份恩情,我长空没齿难忘。日后三位少侠若有何差遣,我长空全力以赴!”

“铁堂主客气了!”唐吉三人道。

诸葛风身形已经被架起。怀中的辟毒宝珠也已被司空云搜出,交给了铁战。

铁战向唐吉三人抱拳施礼;道:“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告辞!”

“告辞!”唐吉三人亦抱拳行礼。

诸葛风被点了穴道,放在马上。长空帮众人,解开马缰,飞身上马,倏忽而去。

唐吉笑。看着唐樱慕容,道:“相逢即是有缘。今日我们三个,能并肩作战,更是缘分不浅。我看,我们就一起上山好了。相信,你们两个,也是为参加正义盟武当剑会而来!不是吗?”

“不错!那我们三人就结伴而行!”慕容道。

“好!”唐樱也笑道。

三人共上武当山。

很快,寮中群豪也全部离开。

书本点评
作为一名在武侠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闪电一刀》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毕胜,诸葛)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朱洪岩)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作者相关

朱洪岩

作者:

朱洪岩

VIP精品试读

  • 《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小说 cp 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平胸小受文

    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

    《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是江湖一枝红花新出的一本历史故事,主线引人入胜,文笔出神入化,比较不错。《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书中主线围绕 王敬直跟长孙冲、杜荷、萧锐对了个眼神,转头道:“李东升,你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开始了哦,我们一人出两题,基本不会停,就看你的了!哈哈。”围布里骂声一片,“无耻!”“不要脸!”“大家族出来的就是这么虚伪吗

  •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末世者的古代宠夫日常下载 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帝王攻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

    此次本人呈现给各位书虫们六颗柠檬树原创网络创作《末世女的古代生活》,光环人物是杜君,童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线围绕 当杜君进入书房的时候,余家二少爷还在和童掌柜的说着什么,并没有立即跟杜君接触。站立在门口,略有尴尬。等了一盏茶时间,还是没人理会。这是神马意思?下马威?杜君看着书桌后面的那个男子,据说三十多岁,保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