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过分执拗》执拗什么意思 GV 过分执拗强攻

过分执拗

现代言情|萧臣川,季骁|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29 人赞过 赞一下
酒厌今离经典小说《过分执拗》由酒厌今离新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创作,主线人物萧臣川,季骁,情节跌宕起伏,非常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门之隔,白一的心跳狂跳不已。砰砰砰,一声又一声,就像没有规律的被人敲响的擂鼓发出的声响,在她脑子里猛然炸开,震耳欲聋。迈着凌乱的步伐来到客厅,一把拿起桌上还有一半的酒一饮而尽。而后擦了擦嘴角边的水渍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过分执拗》为作者酒厌今离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一门之隔,白一的心跳狂跳不已。砰砰砰,一声又一声,就像没有规律的被人敲响的擂鼓发出的声响,在她脑子里猛然炸开,震耳欲聋。

迈着凌乱的步伐来到客厅,一把拿起桌上还有一半的酒一饮而尽。而后擦了擦嘴角边的水渍,呼出一口浊气。

却又想起那一幕,蓦地心脏又开始跳动了起来。无奈,白一只能将桌上的酒尽数喝下。

可是今天她喝了这么多酒不但没有半分醉意,反而越发精神。什么鬼?难道这酒过期了?

如是想着,白一便去洗了一个冷水澡。许久之后,终是冷静了下来。披着那湿漉漉的头发仰躺在床上,脸颊透着红晕。

一边用手指戳自己心脏的位置一边喃喃道:

“你你你,你瞎跳个什么劲?!!不就是被表白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吗?你可是说过的,不会恋爱不会结婚,所以别瞎跳,要是不小心跳出来事情就大条了,知道吗?……”

说着说着,许是累了又或者是酒劲上来了,阖上眼眸,渐渐睡去。

就这般安静地过了几日后。

警察局。会议室里一群人正襟危坐。

“老大,黑子已经成功捉拿归案了。据他所的信息,毒王近期还会有一场大的交易,不过具体细节他并不知道。只是说这场交易的负责人是由毒王身边的右护法阿狗亲自负责的。现在就住在帝华大厦。”

“这个阿狗是早年间就追随毒王的一批人了,在其同行间有很大的威信。但是为人极其残忍,是个非常难搞的角色。”

“嗯,我知道了。”

“那个,我有个疑问,难道不用派人跟着他吗?”这时季骁开口问道。

话落,萧臣川抬眸看了他一眼,缓缓道:

“像阿狗这种角色,跟踪已经对他没有用了。反而很容易会让他抓住机会混淆视线,倒不如先放松他的警惕。”

“可是,这样就算我们有监控也不能随时行动呀?很有可能会因此错失机会。”

闻言,萧臣川点了点头,似赞同道:

“你说的也对,那么就由你去跟踪他吧。”

“什么?!”

季骁对于萧臣川的决定有些诧异。毕竟就算他再怎么优秀也是一个新兵蛋子呀,再说了他总感觉老大做的这个决定未免随意得太过草率了吧?

“怎么?不愿意?”

还未待季骁回答,萧臣川看着严飞,接着道:“老严,上次让你安排的人安排得怎么样了?”

严飞点了点头,道:“已经准备就绪,就等你一声令下他们就开始行动。”

“嗯。”

“可是,老大,这个阿狗不同于以往的那些个小角色,他可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就算我们抓到了他可是到时候也很难让他开口。”

闻言,萧臣川勾了勾唇,道:“你放心吧,到时候我自然有方法让他开口。好了,散会。”

下一秒似想起什么般,又道:“等等……”

众人回头,就听闻萧臣川道:

“一切按计划行事就好,一旦有什么消息立马通知我。好了,现在可以散了。”

“是!”众人齐齐道。

计划?什么计划呀?怎么我不知道?季骁一脸迷茫。

“老赵,什么计划呀?”

“没事别瞎打听那么多,听老大的话赶紧去盯着阿狗去。”

“额……”

从这日过后,又过了一周,当萧臣川忙完之后反应过来时,这才发觉似乎有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随即又想到她的工作,这种情况倒是也正常,毕竟她可不是一般的宅。

放下手中的笔,收拾好东西下班后。电梯门打开,他径直向她的屋子走去。

沉默了片刻终是敲响了那扇门。可是半天都没有人应他,有些不悦地拧了拧眉。

而后就听闻一个声音道:“1771,你别敲了。1770不在家。”

回头一看,是物业大叔。

“前两天,我看她拉着行李箱走了,好像有什么急事吧。”

“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他问。

闻言,物业大叔摇了摇头。

萧臣川沉默了片刻,心想道,她该不会是被自己给吓跑的吧?手动给季骁拨打了一个电话,道:

“你知道白一去哪里了吗?”

正在吃饭的季骁顿了顿,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耶,我问一下我姐吧。”

向身旁的季予转述了萧臣川的问题,得到答案,回道:

“我姐说老白回乡下去了。”

话音一落,萧臣川就放下了电话。自然也没有听到季骁后面说了什么。深色的眸暗了暗,她这是在躲他吗?

季骁看了看黑色的屏幕愣了愣,接着道:

“好像是白叔叔生病了,她回乡下探病……”

“萧警官找老白什么事呀?”季予夹起一道菜问道。

“不知道,他没说。”

“哦,这样呀?”

“姐,你有没有发现我偶像和老白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的?”迟疑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闻言,季予瞟了季骁一眼,这家伙怎么突然这样问,有些不对劲!看样子肯定知道些什么。

问道:“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我……算了,没什么。”

顿了顿,又觉得不可能。要是真的只是一个幻觉呢?

“小子,你找死是吧?赶紧说!”季予威胁道。

“予呀,怎么又在欺负你弟了?等着哈,还有几个菜马上就好!”

端上一盘菜放好菜,季妈妈看了看没有动静的大门,有些嗔怪地道:

“这死老头子都说要回家吃饭了,又不知道哪里去鬼混了。”

“小子耶,发现什么了赶紧说要不然呵呵……”

趁着季妈妈不在,季予那阴恻恻的目光盯着季骁那叫一个渗人呀!直勾勾的,直哆嗦。

最终还是将那天看到的情景如实道来。没办法,老姐的淫威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

“哈哈,这家伙终于还是摁耐不住了吗?啧啧啧……”

季予饶有兴趣,喃喃道:

“就是不知道老白是什么态度,不过这事情刚发生没几天这家伙一溜烟就跑乡下去了,这怎么看都有古怪……”

“发什么了什么事?你笑得这么淫荡是怎么回事?”

季骁有些呆呆地问道。老姐的那个笑容实在是太诡异了。

“你家偶像喜欢老白你看不出来吗?”季予白了他一眼,无语道。这个缺根筋的家伙。

不过也对,像萧臣川那种情感内敛的家伙,要不是她观察细微,还察觉不到呢。毕竟从一开始他也被放在了有可能成为老白男朋友的候选人之一,故而对他也就多了些关注。

听闻,季骁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

“什么?!!你说萧队、队喜欢老、老白???”

恰逢季老爹推门而入,就听到了这句话。鞋都还没来得及脱就凑上前去,“谁、谁喜欢我家干女儿??我家干女儿终于找着对象了吗?哈哈哈……”

“额……”

这大抵就是遗传吧,季家一家老的小的的八卦精神实在……无语。

——

蜿蜒曲折的小巷蔓延,房屋高矮参差不齐,灰色的天空沾染上了一点淡淡的高级灰的蓝色调,似水色浸染的蓝。

远远的偶有几朵淡彩色的云朵藏匿其中,空气中带着湿湿凉凉的冷意。雨水洗涤过的青灰色的瓦房少了些脏乱,墙上的苔藓生机盎然。

屋顶上一慵懒的身影以手为枕躺在屋脊的横梁上,细软的墨发随意垂落在屋脊两旁,浅色的眸子呆呆地望着那灰蓝色的天空不知在想什么。

忽的一细微的声响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地方地处偏僻又荒废许久,很少有人过来。正当她思虑之时眸光一斜,落在屋下的那个身影时定了定,眸子倏地瞪圆。

只见那人站在树下,那满院的杂草没过了他的脚踝,雨水浸染过的绿草将他的裤脚湿润。

随意散落的树叶层层堆积,似乎已经有好些年头了。

从这个角度看,透过院子里的树木,她正好可以看到他那线条分明,刚毅紧致的下颚骨,小麦色的肌肤带着力量感。

萧臣川抬步走了进去,但再走进些时,目光触及到那干净整洁的里屋时,怔了怔。

与前院不同的是这里明显被收拾过。那堆积在角落处的杂草枝干什么的还带着鲜嫩的绿色,应该是刚被人割下来的。

眉头蹙了蹙,正当他疑惑不解时。一声轻微的声响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紧接着他看到一个弓着腰鬼鬼祟祟的身影背对着他正打算逃跑。

“谁!”声音一冷,厉声道。

闻言,背对着他的人身影一僵,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逃跑。

可是这本来就刚下过雨不久,再加上这屋顶的路本来就不比那平地好走。

脚下一个踉跄,根本来不及反应,那人直接向后倒去,摔下了屋。

当萧臣川眸光触及那张熟悉的脸蛋时,不假思索,伸出手接住了她。

当他的手触碰到她的身体的那一刻,咔滋的一声,萧臣川蹙了蹙眉。紧接着嘭的一声,两人应声倒地。

萧臣川贴着地面,而那人则覆盖在他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

愣怔了片刻后,白一这才察觉姿势的尴尬,正打算从萧臣川身上起来时,一只手攀附上了她的腰,将她拉了回来。

“你在躲我?嗯?”

他危险的眸紧盯着她,声音淡淡得听不出情绪。但是莫名的白一总觉得他有些失落。

“你先放开我!”这个姿势要怎么说话嘛?

萧臣川摇了摇头,有些无赖道:“你不说我就不放。”

白一气结,但还是乖乖回答道:“没有,你想多了!”

趁着说话的间隙察觉到放在她腰上的力量松了些许,几乎是毫不犹豫挣脱开他的禁锢就跑出了门外。

萧臣川的目光落在了那左手的手腕处拧了拧眉,甩了甩手,起身,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这一次他不可能就这样放任她离开,要是这次不说清楚,这往后她大概会一直这样躲着他了吧?她的性子,他是知道的。

等白一跑开了一段距离后,回眸张望了一下身后,见没有人跟上来的时候顿时松了一口气。

抬手抹了抹额上细微的汗珠,转身正打算就此离开的时候,便撞上了一个人。

鼻尖那猛然窜进来的清凉的薄荷味让她一惊。顿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当她的眸子缓缓向上移动,落在那一张冷硬的脸上时微微颤了颤,现在跑还来得及吗?应该是来不及了吧?那么只能……

“嗨,萧警官好巧哦!你怎么也在这里呀?”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这大概就是白一此时内心的真实写照吧?

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了下来,蜿蜒曲折的小巷里天边垂落的微弱的光亮让白一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人越来越冷的脸色。

他眸眼深沉,语气愠怒,道:“你还想躲到哪里去?”

她颤了颤眸子,一脸不明所以,但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大概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脸不红心不跳,回答道:“我没有。”

“那你突然回来干嘛?不是躲我?”他再次逼问。

“我为什么要躲你呀?”

一脸茫乎,完全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更不明白他那一脸阴晴不定是怎么回事的那一副表情,直接让萧臣川气结。

呵,这女人到底还想装傻到什么时候?平时也没有见她这么胆小过,怎么一到这事就……

看着萧臣川越来越黑的脸,白一缩了缩身子,好可怕!

“那个,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哈……”

话落,一片阴影笼罩了下来。

四周寂静无声,幽深的巷子将两人的身影覆盖,那个男人将她摁在墙上。

一双抓着她的手腕禁锢在身后,一手揽住她的腰往自己身上带。就连脚下也没有空闲,以自己的双腿防守,将她的双腿禁锢在其间。

这意思,根本就不容她逃跑。

动作粗鲁没有半点怜香惜玉,在她的唇叶上辗转悱恻,缠绵不已。

许久过后,他的唇才放开了她的唇。

白一平日里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勉强、强迫了。可是萧臣川接二连三地对她作出这样的行为,她非但不觉得讨厌,反而还有点喜欢。

这个认知让白一心里一颤,紧随起来的是害怕、慌乱……

当他松开她的唇的那一刻,白一愤怒道:“混蛋你找死呀!”

可是也只有她清楚她此时的愤怒有多无力。也只有这样才能掩饰她内心真正的情绪。

然而,他并没有理会她的愤怒,手掌划过她散落在脖颈的发丝将其拨开,而后埋首在她的颈窝间,带着些许无奈微微叹气道:“不要躲着我好吗?”

闻言,白一心尖一晃丝丝颤栗,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就弃甲曳兵了,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不可以。

当垂下的眼帘再次抬起时,她的眸变得冷漠,语气也似凝着霜般,她道:“放开。”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萧臣川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深色的眸子定定地望着她,似要揭开她的所有伪装。

他道:“你还想逃避到什么时候?”

闻言,她那清冷的眸瞥了他一眼,眸子含着冷意讪笑道:

“逃?你想多了,我不是因为你才回来的,想必也来之前也早已经打听清楚了不是吗?”

话落,萧臣川眉头一拧。

耳畔她的声音再次传来,她说:“萧臣川,我们,没可能。”

书本点评
本书《过分执拗》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萧臣川,季骁)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酒厌今离)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作者相关

酒厌今离

作者:

酒厌今离

VIP精品试读

  • 《我在快穿收小弟》快穿成为小弟 冰山攻 我在快穿收小弟虐文

    我在快穿收小弟

    经典小说《我在快穿收小弟》由余枝歌创作的科幻空间类型的佳作,情节中的主角是余杳,凤铭尘,内容新颖,比较不错。主要章节节选:【殿下,我回来了!】白莲花突然出声。余杳顿时脸黑了下来,冷冷问道。【死哪里去了?】【殿下,这个位面传送,也是需要时间的,毕竟我也是要寻找你的嘛。说不定后面bug就修复好了。】白莲花说道。余杳扶额,耳边

  • 《浮沉的众生》末世之众生浮沉 作者是枯索的小说 浮沉的众生天然受

    浮沉的众生

    这回给书迷们展示枯索笔下的现实网络故事《浮沉的众生》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邹胜,罗小虎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张元维道:“小邹,给我开台好一点的电脑。”邹胜道:“张哥,我们这你是来过的,二楼的电脑全是新的,绝对顶呱呱。”邹胜道:“没问题。”张元维道:“就喜欢你这干脆利落的劲。”二楼大厅,满满堂堂。邹胜便在卡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