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在快穿收小弟》快穿成为小弟 冰山攻 我在快穿收小弟虐文

我在快穿收小弟

科幻空间|余杳,凤铭尘|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33 人赞过 赞一下
经典小说《我在快穿收小弟》由余枝歌创作的科幻空间类型的佳作,情节中的主角是余杳,凤铭尘,内容新颖,比较不错。主要章节节选:【殿下,我回来了!】白莲花突然出声。余杳顿时脸黑了下来,冷冷问道。【死哪里去了?】【殿下,这个位面传送,也是需要时间的,毕竟我也是要寻找你的嘛。说不定后面bug就修复好了。】白莲花说道。余杳扶额,耳边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我在快穿收小弟》为作者余枝歌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殿下,我回来了!】

白莲花突然出声。

余杳顿时脸黑了下来,冷冷问道。

【死哪里去了?】

【殿下,这个位面传送,也是需要时间的,毕竟我也是要寻找你的嘛。说不定后面bug就修复好了。】白莲花说道。

余杳扶额,耳边那些大臣叽叽喳喳的像个麻雀一样,吵个不停,脑袋都快炸了!

【把任务给我吧。】

【好哒,殿下。剧情传送中——】

余杳现在生活的地方是大风王朝,只不过很可惜,原主本来只是不起眼的公主,却因为摄政王凤铭尘的宫变,想要找一个傀儡皇帝,随即便被凤铭尘给抓住,女扮男装当了一个傀儡皇帝。

但偏偏两个人莫名之间产生了羁绊,让余杳和凤铭尘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关系。

不甘心做个傀儡皇帝的原主,便有了打算跟大风王朝的将军夏致北练手,铲除掉凤铭尘。

但最后偏偏造化弄人,原主却给别人做了嫁衣,最后导致凤铭尘和原主两个人纷纷惨死。

而现在的情况就是余杳重生回来了,可现在被余杳给代替了。

【这个世界的自己可真惨,都没落得一个好下场。】余杳啧啧两声。

【殿下,我们现在就是完成原主的心愿就行了。】白莲花笑道。

【说。】

【报答凤铭尘,给他生两个娃,以及杀了夏致北一行人。】

余杳:……

这是什么鬼心愿!

想想昨晚上,余杳的腿还在发软,咬牙坚持否认。

【殿下,这个你决绝也没用啊,所以殿下要加油啊!】白莲花说着就跑了。

余杳沉思着撑着自己的脑袋,看着自己眼下的人,再一想到凤铭尘,余杳打心里面就格外的不舒服了。

可是事情都已经摆在自己的眼前了,余杳现在是唉声叹气也改变不了这次任务的事实!

上一个任务,余杳都压根没生过孩子,容则也从来不强求。

这任务,估计是没打算让自己活吧?

想来想去,余杳干脆点豁出去了!

余杳仔仔细细地看着下面的人,想要找到夏致北这人,原主死的时候,最怨恨的人不是凤铭尘而是夏致北!

凤铭尘得知原主投靠了夏致北之后,只是将余杳关了起来,到死也在护着余杳,可是最后余杳却害得他死无葬身之地。

等到下朝后,余杳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凤铭尘的身后,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正要准备走进大殿的时候,凤铭尘突然开口厉声道:“在外面站着!没有本王允许不允进殿!”

余杳闻言,顿时傻眼了。

这又是生哪门子的气?还那么大!

余杳反抗是不敢反抗的,只能偷偷略略略。

反正都已经不允许进殿了。

余杳干脆就直接站在外面寻思着自己要怎么去把夏致北的把柄给找到呢?

【殿下,要智取啊!夏致北怎么说都是一个老谋深算的狐狸了。】白莲花说道。

这下任务更加难了。

却又偏偏不做不行。

余杳咬牙,直接转身准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找夏致北。

可当自己转身的一瞬间,凤铭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去哪里?”

书本点评
余枝歌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科幻空间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余枝歌自传意味的《我在快穿收小弟》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目录

作者相关

余枝歌

作者:

余枝歌

VIP精品试读

  • 《东陵旧时雨》东陵一年几场雨 立场倒换 东陵旧时雨耽美

    东陵旧时雨

    这次本人分享给各位书迷们沈婉宁原创网络小说《东陵旧时雨》,主人公是沈惟,唐婉,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天还没亮的时候沈惟就起来了,其实她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毕竟身边睡着的是顾之衡,自己睡相这么差要是不小心碰到他,到时候只怕更麻烦。所以基本上半个小时她就会醒一次,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起来了。沈惟洗漱了好,

  • 《炼天魂帝》炼天魂帝下载 小白文 炼天魂帝冰山攻

    炼天魂帝

    这回给书迷们推荐章郎展翅创作的玄幻网络故事《炼天魂帝》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如牛,龙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迟疑片刻,赵天山的武魂炼天魂锤慢慢砸向李大龙,由于伤口初愈,力道欠缺,速度稍缓,竟然被他那肥胖的躯体躲了过去。“大龙,你咋缩头了?”有人已经站到水泄不通的场地上,“只知道吃喝,疏于修炼,连个小小的初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