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男主戏太多》快穿男主戏太多全文阅读 忠犬攻 快穿男主戏太多健气受

快穿男主戏太多

科幻空间|楚玮,小白脸|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17 人赞过 赞一下
《快穿男主戏太多》作者:柠檬精少女,科幻空间类型故事,主要人物:楚玮,小白脸,本创作书中主要讲述:意识模糊的楚玮骤然清醒,他抬眼惊恐看着面前如魔鬼般的女人。浑身剧痛,他根本就无法后退半步,额头冷汗涔涔,他崩溃道:“求求你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楚修辞出车祸不关我的事!我只想要他的公司!真的!”浮月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快穿男主戏太多》为作者柠檬精少女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意识模糊的楚玮骤然清醒,他抬眼惊恐看着面前如魔鬼般的女人。

浑身剧痛,他根本就无法后退半步,额头冷汗涔涔,他崩溃道:“求求你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楚修辞出车祸不关我的事!我只想要他的公司!真的!”

浮月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指甲,似笑非笑凝视他:“真的只是想要楚氏集团这么简单?”

楚玮被她冷冽的目光吓得身子狠狠一颤,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他急切解释:“真的!都是真的!想要楚修辞命的不是我!是楚家其他人!”

事到如今他还试图掩盖事实,浮月神情更冷,她嗤笑:“那你说说,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还有谁?”

楚玮以为她真的信了,目光越发犀翼:“是、是楚……去死吧贱人!”

他忽然面目狰狞的掏出不知被他藏在哪里的刀子,狠狠地朝她扎去。

这样一幕发生得太快,纵使她反应够快,还是被划伤了手臂。

一条长长的血痕骤然出现在洁白的手臂,浮月看着伤痕眼中戾气尽显。

“呵呵呵,贱人!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老老实实的任你宰割?!天真!去死吧!”楚玮再次拿着刀子朝她扑去,心头骂娘的浮月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在他扑上来时,抬脚又快又准的提在他的裆口,又是一阵凄厉的杀猪声响起。

浮月揉了揉耳朵,冷冷睥睨着蜷缩在地的楚玮,掐住他的脖子森冷出声:“天真的是你,因为你杀不死我。”

楚玮瞪大眼珠死死看着她,张着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浮月如同扔垃圾般将楚玮重新扔在地上,看着血流不止的手臂,她心头暴躁难抑。

舔了舔唇角,她眼中划过嗜血的冲动。

就在她准备抬手剐蹭手臂的血迹时,房门被“嘭——”的踢开。

一群全副武装的人闯入进来,浮月快速做出反应,跌坐在地紧紧捂着手臂的伤口,面色惨白一副惊吓过度,又后怕的看着楚玮,眼眶通红。

很快楚玮便被制服了,同时有人上前想要搀扶浮月。

浮月如受惊的小鸟,消瘦的身子一抖崩溃道:“别碰我!”

然后她睁开眼睛,正好对上楚修辞扭曲阴暗的视线。

她:……

我去你大爷!

小白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日!现在她该说点什么?!!

浮月噎得厉害,二人大眼瞪小眼,许久,楚修辞声音暗哑地开口。

“过来。”

浮月敛下的睫毛颤了颤,她竟从小白脸话中听出颤音?可能是真的幻听了。

她抿唇,起身艰难挪过去。

楚修辞目光触及她手臂上的伤口,眼中戾气更甚,他细长的苍白指尖动了动。

“抱歉。”他鸦黑的眼睫颤了颤,自责道。

浮月:“……”

……

混乱的现场很快被处理,浮月被带出去处理伤口。

等她出来时,守在门口的只有朱秘书一人,而楚修辞不知去了何处。

她眉心轻挑,语气轻快问:“你家BOSS呢?”

朱秘书面容格外地严肃,他扫了眼她包扎后的手臂,歉意道:“对不起蒋小姐,是我派去的人没能保护好你。”

浮月:“……”

不愧是一家人,这踏马说话语气一毛一样。

书本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快穿男主戏太多》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柠檬精少女)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目录

作者相关

柠檬精少女

作者:

柠檬精少女

VIP精品试读

  • 《浮世短长生》长生快手短视频 娘受 浮世短长生18禁

    浮世短长生

    今天本人安利给各位朋友们容平三月原创网络创作《浮世短长生》,主线人物是诸经衍,甄子华,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十四年后。时至初春,路两旁的花草微微待开,一片新绿生机盎然。只是此时夕阳斜照,漫山遍野染成片红。路中两人一前一后骑马赶路,脚下马蹄踏着黄土,肩上的风披被风鼓动,沙沙作响。“还能坚持么,安安。”前方身着

  • 《天上掉下个二丫头》不就是天上掉下个东二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天上掉下个二丫头父子文

    天上掉下个二丫头

    主线角色叫骆潭深,美若天仙的小说是《天上掉下个二丫头》,它是作者释弥子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小说,小说剧情回顾:如果说,你命中注定会喜欢上一个与自己命运完全不相同的人,那么你会信命吗?想找仙人问一问自己母亲的下落的骆潭深,突然被仙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骆潭深很尴尬,可他是洛骆家堂堂小郎君,尴尬这种事是不可以表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