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高门俏长媳》高门俏长媳txt百度云 直人 高门俏长媳御姐

高门俏长媳

现代言情|叶花燃,清刚|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85 人赞过 赞一下
优质作品《高门俏长媳》是陈小笑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故事,光环人物叶花燃,清刚,精彩内容试看:谢逾白生性暴虐、多疑,那是他的成长经历所造成的。纵然有仲玉麟的诊断在先,认为叶花燃性情大变跟她那日在大火中受到惊吓应当不无关系,谢逾白依然持保留态度。一个人受到惊吓后性情当然有可能发生变化,但绝对不会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高门俏长媳》为作者陈小笑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谢逾白生性暴虐、多疑,那是他的成长经历所造成的。

纵然有仲玉麟的诊断在先,认为叶花燃性情大变跟她那日在大火中受到惊吓应当不无关系,谢逾白依然持保留态度。

一个人受到惊吓后性情当然有可能发生变化,但绝对不会完全变却一个人。

男人决然地转身离去,只留给叶花燃一个冷漠的背影。

也并不知道那人又脑补了什么,把自己气成那样,竟然连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她。

叶花燃咬住了下唇,心里恼男人的小肚鸡肠,气男人的反复无常,更多的却是在心底悄然蔓延开来的无边无际的心疼。

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在九岁时,被最信任的人骗到虎园里,与虎搏杀,从此往后只怕都不会再轻易信任任何一个人,骨血里也再不会有仁慈这种东西。

前世,她刻意费尽心思去打听,去了解他的那些过往,越是对他的过去知晓一分,那懊悔便像是长着荆棘的倒刺藤蔓,扎得她血肉模糊。

后悔当初他在世时自己竟然跟那些人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他的残忍暴虐,辱骂他,憎恨他。

叶花燃将手放在了她的胸口处,她的心脏强而有力地跳动着,这一切无不在提醒她。

她还活着,归年也还活着。

一切都还来得及,一切都还,来得及……

没有听见开门的声音,说明男人只是离开了,人还在房间里,这令叶花燃松了一口气。

归年那个人,疑心重,他既是对自己有误会,这误会还是早些解开的好。

再无心泡下去,叶花燃从浴桶内迈出,取了屏风上的浴巾擦拭干净,低头,便瞧见了放在椅子上的袋子。

叶花燃从袋子里取出内衣,眼眶发热。

看呐,这个人,即使是在生她的气,还是不忘将她的东西给她留下来。

叶花燃轻触内衣的蕾丝花边,归年,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才能融化你那一身坚冰造就的铠甲,走进你的世界里去?

凝香自幼伺候叶花燃,对叶花燃的身材自是相当地了解。

大小合适,十分贴合。

叶花燃站在梳妆镜前,一双翦瞳莹莹地凝视着镜中自己尚且青涩的身体,以及比前世大约矮了半个头的个子,微蹙了蹙眉心,也不知何时,自己这副身体才能发育成前世那般凹凸有致,纤瘦高挑的模样。

如同叶花燃所猜测地那样,谢逾白的确没有离开房间。他既然答应了要告知她碧鸢现在身在何处,自然不会食言。

叶花燃也了谢逾白是个重信的人,心底多少也猜到了他之所以还留在房间里的原因,知道再没有告诉她碧鸢的下落之前应该不会离开,她也就不着急出去,而是在梳妆镜前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对镜精心地梳妆。

叶花燃穿戴整齐,转过屏风,便看见了坐在桌边,修长的手指拿着白色的布轻缓地擦拭着泛着寒光的匕首清刚的男人。

再次见到这把匕首清刚,叶花燃内心激荡、复杂的情绪可想而知。

在她的记忆里,她手刃何莹莹跟谢方钦也就是前日的事情,一眨眼,竟回到了民国十年。

那两人还活得好好的!

不过没关系,该是他们的结局,他们一样逃脱不了!

谢逾白早就察觉到了叶花燃的脚步声,他犹自低头专注地擦拭手中的清刚,脚底出现一双藕色女式皮鞋。

对方迟迟没有出声。

谢逾白眼含讥诮地抬眸,以为会撞见叶花燃惧怕的眼神,不曾想,对方竟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手中绘着清冽水纹的清刚,不但不见惧意,反而眸光复杂,隐隐似有水光。

谢逾白眸中的讥诮转为探究,再定睛去看,叶花燃眼底已然澄澈一片,未见有任何的水光,仿佛方才的那一眼,是他的错觉。

“好漂亮的匕首,能告诉我它的名字吗?”

叶花燃在谢逾白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前世的朝夕相处,使她深知男人对这把清刚有多喜爱。都说想要俘获男人的心,必须要俘获他们的胃。其实还有一条捷径可走,那便是投其所好。

佯装对清刚一无所知,叶花燃并且流露出自然而然的兴趣,以此拉近两人的距离。

“清刚。”

随着叶花燃的落座,女性特有的清香便钻入他的鼻尖。

谢逾白的脑海里不可避免地回想起方才惊鸿一瞥见窥见的,那在西洋裙包裹下的纤细楚腰,以及嫩白、纤瘦的小腿和精致的脚踝。

意识到自己的思绪竟然该死地又被对方所牵引,谢逾白阴沉了脸色。

纵然早就知道这把匕首的名字,甚至连它的来历,改朝换代,跌宕起伏中经过几人之人都一清二楚,再次从男人口中听见“清刚”这个名字时,叶花燃还是狠狠地心悸了下。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

“别碰它!”

谢逾白冷斥出声,掌心在刀柄迅速一推,将匕首收入鞘中。

清刚是玄铁神器,削铁如泥,以她方才的状态,要是当真触碰到了刀锋,轻则流血,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手指都会被连筋削去。

深晓清刚的厉害,叶花燃如何如何不知方才谢逾白出声冷斥,并非不舍得她碰清刚,实则是为了她好。

叶花燃收回了手,朝他嫣然一笑,柔柔地道,“嗯,我不碰它。”

谢逾白自知自己方才的语气绝对称不上好,还以为小格格必然会气的起身离去,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生他的气,态度反而称得上是乖顺。

谢逾白看向叶花燃的眼底多了一抹深究。

叶花燃坦然地与他打量的目光,“无论你信或者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方才的的确确是在想你,没有在想旁人。”

谢逾白眼露讥诮。

实话实说当然是不可能的,总不能告诉对方,她当时是想起了关于他前世的种种才走了神。别说归年现在根本不信任她,就算是他们现在已经心意相通,死而复生这种事情也太过离奇,寻常人是决计不会相信的。

同时叶花燃也深知,她的大胆逃婚必然会是对方心中的一根刺,现在她努力要做的,就是将这根刺从谢逾白的心中连根拔起。

“我当时是在想……大婚当日逃婚,是我一时被鬼迷了心窍。如今我后悔了。归年,你可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

叶花燃将手,缓缓地去覆在谢逾白放在桌上的一只手背上,一双莹莹翦眸表现出了恰如其分的紧张跟期盼。

谢逾白没有将手抽回。

叶花燃心念一动,反手握住了他的手,唇角微弯。

“他的名字。”

叶花燃一怔。

谢逾白的手臂倏地一个用力,将人抱至他的大腿上坐着,在叶花燃微睁的眸光注视下,指腹温柔地轻触她滑过她脸颊的肌肤,最后在她殷红的唇瓣逗留,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唇角勾起,“想要本少的不计前嫌,总归要拿出一点诚意,格格以为呢?”

书本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八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一年前在论坛对本书《高门俏长媳》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叶花燃,清刚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陈小笑)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作者相关

陈小笑

作者:

陈小笑

VIP精品试读

  • 《闪婚之小妻难养》闪婚之小妻难养辛小西 忠犬攻 闪婚之小妻难养免费试读

    闪婚之小妻难养

    主人翁是侍应生,白心洁的创作《闪婚之小妻难养》此文是暖风微扬最新力作的婚恋文,文笔妙趣横生主线跌宕起伏,绝对是比较不错的经典小说,主要讲的是 辛小西此时的表情仿佛是被雷劈晕了,她这是……被人求婚了,眼前这人吧,妥妥的高富帅,虽然她不知道男人的身份,可是也知道两人天差地别,要真在一起,阻力肯定不会小。更何况,他们才认识多久,这个男人又凭什么会

  • 《寒门大官人》寒门大官人无弹窗全文阅读 虐文 寒门大官人忠犬攻

    寒门大官人

    本回小编展示给各位书迷们卿士原创故事《寒门大官人》,主线角色是范铭,陈嗣良,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陈嗣良嘿嘿一笑,挪着屁股再往范铭的方向靠近了一点,放低了声量道:“你给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对三夫人心思猜得这么准的,可是使了什么手段了?”范铭嘿嘿的笑了两声,“陈叔你可别乱说,这事可与我一点关系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