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浮世短长生》长生快手短视频 娘受 浮世短长生18禁

浮世短长生

古代言情|诸经衍,甄子华|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26 人赞过 赞一下
今天本人安利给各位朋友们容平三月原创网络创作《浮世短长生》,主线人物是诸经衍,甄子华,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十四年后。时至初春,路两旁的花草微微待开,一片新绿生机盎然。只是此时夕阳斜照,漫山遍野染成片红。路中两人一前一后骑马赶路,脚下马蹄踏着黄土,肩上的风披被风鼓动,沙沙作响。“还能坚持么,安安。”前方身着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浮世短长生》为作者容平三月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十四年后。

时至初春,路两旁的花草微微待开,一片新绿生机盎然。只是此时夕阳斜照,漫山遍野染成片红。

路中两人一前一后骑马赶路,脚下马蹄踏着黄土,肩上的风披被风鼓动,沙沙作响。

“还能坚持么,安安。”

前方身着蓝衣的男子转身问询,一时身后并无踪影,他勒紧手中的缰绳,马飞扬着前蹄腾空而落,来回踏了几步,硬生生停下。

他身姿挺拔颀长,眉眼淡雅如雾,等了等,待看到转弯处另一道青衣身影,高声再道。

“安安,还能不能坚持?”

被唤安安,从后方骑马赶来的青衣少年,正是诸宁安。

诸宁安一副少年打扮,乌发束在头顶,听到问话,巴掌大的粉嫩小脸露了出来,几撮碎发混着细细的汗珠贴在额上,眯着水灵的杏眼柔声道:“能,就是睁不开眼睛,子华哥,在外叫我宁安。”

她走过一片绿林,接着顺着路远望,山脚依然绵延不绝。

接到父亲的信,至今已十几日,从繁花似锦的江南一路奔到了风沙弥漫的中部腹地,距离目的地——长安,就这两日了。

一路上,脚程不缓不急,太过熟悉她的甄子华,隐隐察觉到,诸宁安有些心绪不宁。

“怎么心事重重的?是累了?不然我们歇息一会再走。”

诸宁安听话失神片刻,摇摇头问:“子华哥,我们今日能到长安吗?”

“能,你看那边,”甄子华指着,“那山脚小黑影便是城门。”

她视线朝山脚而去,神色忽而缥缈:“你的子真表弟真在长安,你何时去找他?此番多久回来?”

甄子华清淡柔和:“放心,安顿好你,我再去。”

诸宁安抿了抿唇,眼帘半垂,轻嗯了声:“那咱们还是赶路吧。”说罢,她扬起马鞭,二人飞奔起来。

山路上弥漫的黄沙接连不断。

张裕立在城门下,拉着马匹直盯着天边,落日的余晖就要暗下去,他已经连续在城门口等了三日了。

或许今日依然等不到人?

正想着,两个身影朝城门直奔而来。

他目力一向好,很快看清,其中一人腰间挂着“诸”府的玉穗儿,心下骤然一喜。

“这边,这边……”

他朝二人大力的挥手,喜得合不拢嘴,却待二人下马,怔住片刻。

这也不怪张裕,这些年随着诸经衍从商人变成武将,浩气凌然走南闯北阅人无数,可那都是市井粗人,哪里见过,诸宁安与甄子华这般,一个谪仙脱尘,一个潋滟似水的人物,好片刻才回神。

作为当年少数知道诸府秘密的人,张裕细辨容貌身形,很快猜到那潋滟似水的,便是诸宁安。

“小……少爷,我是张裕,将军让我来你回家。”说着,拿出手里的府牌,朝诸宁安眼前送。

仅低头对了一眼,诸宁安视线转到张裕身上。

这人她认得,五岁时父亲去看她,站在父亲身边的人。

十四年来,她只见过一次父亲,对父亲的了解,仅有为数不多的几封信与临走时祖父敷衍的几句。

她暗暗打量,这人该是极受信任,不然怎会派他来接?

又见张裕粗重有细,礼仪周全,顿时多了几分信任,内心稍稍落定,便施了个礼:“辛苦张叔,麻烦您带路吧。”

说完欲翻身上马;却被甄子华一声叫停:“张叔,宁安,稍等。”

诸宁安转身,只见他站在张裕面前道:“将军即已派张叔来,就烦劳您一路照看宁安,送她回家。”

“公子言重,这原本张裕该做的。”

张裕郑重点头,诸宁安却诧异:“子华哥,你?”

甄子华朝她淡淡一笑,又宠溺拍拍她头道:“你既有人来接,我就不陪你回去了,子真若真是有事,时间怕是耽误不得,我保证,见到子真就回来找你。”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个瓷瓶,正色道:“今年就剩八日的药了,饭后记得按时吃,不可胡闹。”

诸宁安依依不舍,望他飞身上马,头都不回的离去了。

华灯初上,长安城内人并不多。再者路上顺利,从城外再到诸府,不过多半个时辰。

诸府的院子恢宏阔大,经过前厅,踏入游廊。

一池绿水绕于院中,临水山石嶙峋,复廊蜿蜒如带,廊中的浮雕漏花窗将园林内外山山水水融为一体。园侧衬托山石,山上古木参天,山下凿有水池,两侧围着曲折的复廊。

张裕走在前面,肩臂肌肉高高的紧紧撑着衣物,个头比诸宁安高了近一头,整个人很是壮实。

诸宁安默默地跟着,不曾察觉周围琐碎的目光,只想着即将要见到的人。

父亲,她十分陌生,见他该说些什么?

诸宁安心绪杂乱,完全没有察觉领路人已然停下,恍然中只觉周围似乎亮了起来。

她直觉抬眼,一座极亮门前,一个身影背着光,快步朝她奔来,高大的身影一点点吞噬眼前的光亮,接着整个人被黑影罩住。

身高勉强够得上面前人的肩,视线中这人有着一张刚毅脸颊,粗黑的眉好看的展开,墨色的眸子闪烁,眼尾有条淡淡的细纹。

诸宁安脑中顿时得嗡的一声,气血瞬间涌上心头,直觉叫出了来。

“爹?!”

只一个字,那闪烁的眸光暗潮涌动,接着她被带进异常温暖又坚硬的怀抱里,听他唤她乳名。

“宁儿……”

或许是因为血缘,这几乎紧的让她透不过气的拥抱,使忐忑了半个月的心,微微放下。

来不及想,要做什么,脑中一片空白,只听得到他胸膛传来一下一下有力的心跳,僵硬的身体缓缓柔软下来,伸出手回抱他。

“安全回来就好,安全就好……”

他反复着这句声线激动,诸宁安微微不自然道:“我,我,有些饿了。”

诸经衍胸中激荡,远远看到人站在面前,那潋滟似水的人喊他爹,便一下子有些失控。

这是他的女儿啊,他说接她回家,不想十四年过去,才接她回来,送走她时还在襁褓中嚎嚎啼哭的女婴,如今潋滟照人,本就心存愧疚爱怜,又听到女儿喊饿:“来。”诸经衍牵住她走进屋。

一张六人座的长方桌立在屋内,诸宁安一眼被满满一桌的菜吸引,有些瞠目结舌。

房内只他二人,这,会不会浪费?

不对,还有张叔……想着立马转头,哪儿还见得到人,于是呆瞠的问:“张叔呢?”

诸经衍难得笑了:“不管他,尝尝合不合口。”说罢动起筷子,把桌上的菜挨个放到她碗里。

诸宁安安安静静,细嚼慢咽,察觉身旁的人只顾看她,顿时有些脸红,拿起筷子夹了块肘子,放到诸经衍碗中:“爹,你也吃。”

他低头看了看碗中的肘子,道:“好”,见女儿娇弱乖巧,诸经衍心绪复杂:“你祖父他,身体可好……你……如何?”

“祖父身体一向很好,他教我识文断字,又悉心照料,棣棠谷中幽静,我与祖父生活简单,过得很是开心。”或许是回忆起那段生活,声音愈发柔和娇软。

诸经衍道:“好,好,你们好,便……好。”

未察觉出他音尾的艰涩,诸宁安放下筷子,抬眼撞进关切的眸里,不禁细声反问:“那爹,这些年您可好?姨娘他们……可好?”

五岁那年,父亲唯一一次去看她,她欢天喜地跑去祖父门前,听见屋里高声争执,说着姨娘什么的,她懵懵懂懂,只知道父亲以后是别人的了,为此跑去母亲墓前伤心哭诉。

可如今,瞧到他眼角几条淡淡的细纹,有些释怀,父亲正直壮年,身边也需有人照顾才是。

“我都好,明日叫你弟弟们来见你。”诸经衍答道。

“好。”

诸宁安胃口小,加上一路疲乏,动了几筷子便觉得差不多了,让众人收拾了碗筷,诸经衍带她往西苑去。

“这是去哪儿?”

走过奇崛的山石,鹅暖石铺成的幽静小道延伸出来,一阵幽香沁入心脾,一座三层小阁楼立在眼前。

诸经衍边走边向她解释:“眼前的三层阁楼是静思楼,是诸家的藏书阁,这里有藏书有族谱,等你休息好了,再带你来。静思楼的两侧,有两个院子,刚刚经过的是爹的住处,前面的院子是你的。”

说完,指着前方,四面用镂空花样围起的院落:“看看,这儿便是你的住处。”

西苑,四面镂花的墙围被花海簇拥着,整个院子葱葱郁郁,布满了紫藤与棣棠,香气逼人。院内屋檐下有颗丁香树,枝丫延伸到屋檐处,屋檐天空树枝遥相呼应中,上面写着棣棠阁三个字。

“喜不喜欢?”

棣棠阁。

棣棠?

棣棠花是母亲最爱,这名字是怀念母亲吧。

诸宁安忽然内心动容,眼中酸涩。

父亲是记得娘的。

她垂眸点点头,恬静的往前走,悄悄用手拂过眼角。

诸经衍别开眼怔怔看着院子,棣棠阁是照诸府老宅建的,此刻也仿佛回到多年前,心气难平。

“哎呀,这是……这是小姐?小姐回来了,老婆子没想到还能有一日见到小姐。”

这声音不大不小,院内一位亲和微胖的婆子,朝诸宁安跑来。

“襄婆婆,她是你母亲的乳母,以后让她照料你。”

诸经衍为她介绍,诸宁安初见:“婆……婆”诸宁安冲她乖巧点点头。

襄婆子满脸激动,神情流连在诸宁安的眉眼上:“像,实在是像。”接着又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一眨眼就长大了,长的真好……”

被粗皱的手拉着她,那里传来潮潮的温暖,诸宁安一时似乎觉得是回家了,又被拉进屋里,婆子麻利转身为她端茶倒水,刚坐下看她却拧起眉头:“怎么这副打扮?”

“婆婆……”不知该如何回答,扭头看父亲关好屋门,坐到二人身旁,朝襄婆子解释:“襄姨,今后宁儿怕是都要男装打扮。”

襄婆子刹时不做声音,诸宁安垂眸低头,想到十几年前,这孩子刚出生就被秘密送走,虽不十分清楚,却也知道诸经衍只会为了诸宁安好,想想转换话题道:“看,这孩子长的多漂亮,只能穿男装,真是糟蹋了。”

她言语中带着怜惜,可诸经衍话还未完,正色道:“襄姨这件事府里没有一人知道,还望襄姨替我保密,好好照顾宁儿。”

“那边也不知?”她嘴里的“那边”指的是诸经衍的偏房。

“不知!”

乍听下,诸宁安疑惑,并不知“那边”指得是谁,细细品来,父亲说府里无一人知晓,想来姨娘与弟弟也不知的,加上吃饭时只他二人,当下暗暗猜测,父亲与姨娘的关系,是不是……?

“宁儿,今日可曾用药?”

“爹?”

猜测被打断,她有些愣住。

父亲竟知她在吃药?

诸经衍与襄婆子关切的目光,诸宁安摇摇头,拿出青白瓷瓶,从中倒出一粒来。

“一路辛苦,可有不舒服?”诸经衍抹着女儿的头问。

诸宁安摇摇头,她先天不足,祖父不放心请来甄子华照料,原来爹竟都是知道,顿时心里一阵暖意:“爹放心,我身体尚可,再者药还有八日就可以停了。”

“这几日刚来长安,可能会有些不适,若不舒服一定要说。”

诸宁安点头,又听他说:“好了,长途奔波定是疲乏,爹明日再来,到时陪爹好好说些话。”

说完诸经衍起身,与襄婆子一道出门,诸宁安刚歇息下来,却忽然想起有句话忘了问。

父亲匆忙叫她回来,为何回来不曾对她提及原因呢?

书本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浮世短长生》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古代言情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浮世短长生》,作者(容平三月)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作者相关

容平三月

作者:

容平三月

VIP精品试读

  • 《快穿宿主很傲娇》快穿校霸 大叔受 快穿宿主很傲娇别扭受

    快穿宿主很傲娇

    新书《快穿宿主很傲娇》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邱燕翎,主要人物祁琛,才华,是一本科幻空间类型的新书,精彩章节节选:不过这样也没有关系,他倒是很喜欢在她的面前不加掩饰,这样很放松。祁琛又想了想,这个时候对云未说道:“咱们要不做点好吃的吧?”云未看着他唇红齿白的脸,已经觉得很秀色可餐了,倒是吃什么都不要紧,所以点点头

  • 《碧剑金刀》碧剑金刀小说 小白文 碧剑金刀直人

    碧剑金刀

    《碧剑金刀》为狼王传奇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剧情回顾: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马思明一招“燕过浮萍”已经飞身来到近前,接着一招“雨燕梳翅”,手中马鞭已经分开众人,紧接着一招“佛光普照”大力金刚掌掌力如波般荡了开去,只有两三个人强自拿庄站稳,余者尽皆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