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农门悍妻巧当家》农家悍妻败家媳妇放肆宠 LOLI控 农门悍妻巧当家大结局

农门悍妻巧当家

古代言情|老二,王氏|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52 人赞过 赞一下
《农门悍妻巧当家》由网络作家巫闲云所著,终于迎来了回味无穷的大结局,老二,王氏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令人拍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朱氏说完,贴着门边溜了出去,上邻居家要镰刀。沈老三这才反应过来,放下背上的背篓,小跑着到门口,看着倒在地上的二哥,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回头看了一眼刚进屋的爹娘,小声对沈老二道:“二哥,你就回去吧,唉…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农门悍妻巧当家》为作者巫闲云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朱氏说完,贴着门边溜了出去,上邻居家要镰刀。

沈老三这才反应过来,放下背上的背篓,小跑着到门口,看着倒在地上的二哥,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回头看了一眼刚进屋的爹娘,小声对沈老二道:“二哥,你就回去吧,唉……为了个女娃搞成这样,图啥呢……唉……”

沈老二抬头,看着自己的三弟,捂着胸口。

胸前火辣辣的疼,让他说不出话,喘不过气,眼睁睁的看着大门又一次朝他紧闭了。

“笑笑爹!笑笑爹……”远处,王氏焦急的叫喊声传来。

沈老二深吸一口气,胳膊一撑,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把拳头上的血迹在裤子上摸了两下,摇摇晃晃朝妻子的方向走去。

不远处,王氏一手拉着沈星,满脸担心,在看到丈夫的那一刻,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笑笑爹,咋去了那么久,饭都快凉了。”王氏走近了,才瞧见丈夫身上有好些土,忙过去给他拍打衣裳。

沈老二压抑着心里的苦涩,装笑道:“没事,跟爹娘说事说的忘了时间。”

“哦,爹娘咋说的?”王氏拉着儿子,跟着丈夫一块往家走。

沈老二垂下眼睛,做了个笑脸:“娘说笑笑现在身子弱,怕挪动对她不好,等过阵子就把笑笑接回家去。再说,咱不是请了秦大夫来么,家里没空屋子给秦大夫住了,还不如咱在老宅子多住一阵子,方便秦大夫给笑笑看病。”

王氏道:“娘真答应接笑笑回家了?”

沈老二嗯了一声:“答应了。”

王氏沉默了一下,也不知信了没有,而后主动扯开话题:“秦大夫的医术就是高明,刚你回家和爹娘说话的功夫,笑笑已经醒了。”

沈老二脸上这才有了真的笑容,搓着手道:“那太好了!对了,秦大夫说的那百年人参,给笑笑吃了没有?”

王氏道:“还没呢,刚才秦大夫那书童到了,秦大夫让他那书童去关西镇的药房买了。哎呀这秦大夫真是个好心人,一心为病人着想,他那书童刚到家还没喝口水呢,秦大夫就让书童赶紧去镇子买人参了。秦大夫真真是个大好人。”

“可不是么,秦大夫只收人参的钱,其他诊金药费都不收,真是个好人呐!这些日子秦大夫在咱家住着,咱两口子就是吃糠咽菜,也得给秦大夫做好的吃。”沈老二道。

王氏赞同的点头:“对对,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就得这么干。”

旁边,一直在听爹娘说话的沈星,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

一家三口回了家,王氏去厨房端菜张罗晚餐,沈老二先回屋把满是灰土的衣裳换了,洗了手和脸,这才急忙去屋里看女儿。

“笑笑,现在感觉咋样了?”沈老二进屋,坐在土炕旁边,揪心的看着女儿。

王氏已经帮着沈笑把那身吐“血”吐脏的衣裳换了,这会沈笑正半躺在炕上,答道:“爹,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别担心了。”

沈老二不放心,对秦川道:“秦大夫,笑笑怎样了?”

书本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古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农门悍妻巧当家》,会想起老二,王氏,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作者相关

巫闲云

作者:

巫闲云

VIP精品试读

  • 《冰与火之魔山》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虐文 冰与火之魔山冰山攻

    冰与火之魔山

    畅销热文《冰与火之魔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格雷果·魔山,主线人物凯岩城,泰温,是一本奇幻类型的创作,精彩章节节选:西境首府凯岩城,一座建立在岩石内部的城市。这块巨岩城堡立于大海边,临海一边的岩石底部已经被海水侵蚀而掏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凹洞。每当海潮来临,海水灌进这空洞,发出隆隆的如雷鸣般的声音。在岩石凹洞的上面

  • 《我与你,朝南向北》我与你朝南向北阅读 婚恋小说 我与你,朝南向北直人

    我与你,朝南向北

    辣文《我与你,朝南向北》由西早瑶最新力作的婚恋类型的网络创作,故事中的传奇人物是简宁,霍森寒,故事跌宕起伏,值得追。小说剧情回顾:简宁立刻跟上。霍森寒的配型也成功。“手术定在后天,今天住院。”霍森寒站到简宁旁边,淡漠的道。简宁望着倾盆的大雨,唇形漂亮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霍总这是信不过我?”霍森寒目光没有落在她身上,冰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