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般涅槃 娘受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BG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

仙侠奇缘|白染,亓幽|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27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小说《九幽天后:倾世涅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黎瀞,主线人物白染,亓幽,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网络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说是宫殿,其实重华宫真的不大,一正殿两卧房并一方小院,唯有东边另辟的一处修炼室算得上宽阔。自从那日后,七殿下就一直待在修炼室中,数日的调息后白染也终于恢复过来了,甚至这么一番锤炼后刚刚迈入金仙后期的境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为作者黎瀞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说是宫殿,其实重华宫真的不大,一正殿两卧房并一方小院,唯有东边另辟的一处修炼室算得上宽阔。

自从那日后,七殿下就一直待在修炼室中,数日的调息后白染也终于恢复过来了,甚至这么一番锤炼后刚刚迈入金仙后期的境界也稳固了下来。

连着几日闷在房中白染有些坐不住,这双眼睛好了之后整颗心都跳的更欢快了,实在不愿困在一处,但是人生地不熟的,她也不便胡闯。

可是连着几日来送温补灵药的小仙侍都是来去匆匆无影无痕,搁下药碗不会多待片刻,悄无声息的让白染实在无奈。

这一日她终于忍不住迈出了房门,重华宫的内院一下子就跳入眼帘,少时不是没见过真正的仙家福地,那些灵气翻滚几乎凝结成霜的灵眼宝穴她的族地俯拾皆是,可那些过往就像隔着一层水幕,比模糊还要模糊。

白染摸摸小院里的石桌石凳,又嗅嗅牵连绽放了大半个院子的乳白色灵花,一石一木都是风景。

流连把玩了许久,白染推开了正殿厚重的大门,一股寒气喷涌而出,只觉登时通体一凉,舒服的差点哼出声来。

游荡了小半日后,慢慢踱出重华宫散着步,她晓得七殿下一向不大受宠,却没想到一位堂堂天家龙子的居所竟然荒凉至此,也是难为那位天帝陛下,还能在禹余天这样灵气肥沃的地界上找到一处仅孕有一条寒脉的地方建造宫殿。

她也晓得七殿下天赋惊人,却没想到他是在这样匮乏的环境中证出一条上神之路来。拥有这样好的天赋却冷如被废,也不知那位九萝天妃与天帝的那段过往是有多么刻骨铭心。

这般想着,不免叹起气来,一路为着他愁眉苦脸的。

却没想东行不过几百步,便是被一处结界给挡了去。

结界禁制这东西在天界各处常年广泛遍布着,空中有禁飞的,地上便有禁行的,绝大多数的结界其实无甚威力,原不是指望这些东西这能挡了上神们的言行,但至少结界被破了原主人能够立刻知晓,有时候神仙之间也极看重个礼数规矩。

自然,有些上神大能们制的结界还是很有几分厉害的,不过这类一般掺了阵法一道进去,多半拿来看守重要的地方或者突破护法时用。

白染歪头想了想,这里面大概便是他的修炼室了吧,也不知他是在闭关还是怎的,静静站了一会儿,白染掏出一张符纸刷刷描了几笔扔了进去,乳白色的小纸条舒展成一缕神念波动没入了结界,不一会儿便有了回应,乳白的光膜缓缓分出一条通道,白染笑笑,十分欢快的踏了进去。

这是一方原石中开辟出的修炼室,这年代怕是得宠些的仙侍们也不再用原石修炼了,白染笑的弯弯的眉眼皱了起来。

通道很长,两壁嵌着的几块月光石投放出微弱的光亮,不知是温柔还是寒凉。左边的石室口有一层更加浓稠的结界,依稀能看到殿下的白衣,他果然在修炼啊。

白染凝眸望了片刻后才转身看向右边的小室,这里的月光石更大更亮一些,整洁的铺陈着纸墨案几经书蒲团,还有,挂在壁上的一副画儿。

白染自认是个有些粗糙的神仙,与艺术一道上既无追求也无发展,但她一直觉着这不能怪她,她的精力都被该如何活下去这个问题耗去了,最近的这几千年除了拼命修炼便是醉生梦死。

艺术在她的短暂生命里暂时还未得到一眼正视,而艺术品,在她的眼里也只分好看和不好看两种。

眼下她便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这画儿很好看,好看的让她近来频频萌动的少女心思惴惴不安,好看的让她如坠火海气急败坏。那画儿画的是一个女子的背影,白衫白裙,随风翩翩,一如那人。

且那裙衫的样式是凡间才有的。脑子里突然一片混乱,她是谁?是转世的神仙还是凡间的女子?他们之间又是什么样的故事?她们是亲人?爱人?龙族人丁稀少,他没有什么旁的亲人了,所以她……

白染呆呆的看着那画儿,不过一瞬之间便已想到了最坏的境地。不,还有更坏的。她突然很难过,也想不明白,他为何从未……他从未对我说过他的任何事。

他从未对我说过他的任何事。

突然觉得这冷光暗的让人讨厌。他不愿告知身份,他从未亲口解释,他要与自己成婚是为了报还恩情,他大概,并不清楚这一桩桩一件件意味着什么,或者他并不在乎那些意味。

“怎么过来了?”

就在这时,无尘立在门口,看着僵直的白染淡淡问道。

语气平淡的没有惊喜也没有惊讶。

他说话从来都是这个调调。

白染转过头,喉咙紧紧哽住,数息之后才从翻涌的胸腔中挤出一声问来:“殿下为何要与我成婚?”

无尘有些疑惑,但还是耐心答她:“你助我突破上神,这是我欠你的。你愿同我成婚,我也愿意。”

其实还未等他说话,白染便抬起脚跌跌撞撞的快步离去了,她既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听见那一句我欠你的,她就已经方寸大乱了,更不愿被他瞧见自己失态狼狈的样子。幸然,他未曾跟出来。果然,他不会追出来。

其实不过短短月余时光,其实不过寥寥数面惊艳,何故就到了这副模样?

她很是茫然,从云端跌进炼狱那般难受的茫然,或许该跟离风聊聊,白染垂着双臂在禹余天东边这片荒凉地上拖着步子,完全没有一族公主的一星点风姿和仪态。

“未欢见过上仙。”

白染抬抬头,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姑娘,素衣乌发,十分的清瘦,一张小脸干净秀气,是很耐看的,只是捧着托盘显得有些胆怯,整个人哆哆嗦嗦的。

哦,原来托盘里十几个小玉瓶里满满装着的都是寒灵玉髓,难怪她有些受不住,大概是要送去修炼室的吧。

她随意的点了点头,抬手布了一层厚实些的仙障在那小仙娥身上。

未欢一怔,慌忙的又行一礼:“多谢上仙。”

白染没有说什么,侧身让过。走出两步却突然回头,道:“你可见过七殿下的修炼室中有一幅画?”

身后,未欢止住脚步,低头恭顺的回答:“回上仙,小仙见过。”

“你可知道那画里的人?”

“是殿下在凡间遇见的人。”

“他们……”

未欢耐心的候着,可白染却不知该怎么问下去,也不知自己要问什么。片刻后未欢忖度着开了口:“那大概是…殿下心里很重要的人。”

那便是了。

白染丢了魂似儿的点点头,一刻也不想再在这儿磨蹭,急急招了朵云逃开了。

俗话说伤心使人迷糊,迷糊使人迷路,盲着的时候日日走熟的一条路,如今能看见了却怎么也认不清了,大概也是有所得必有所失。白染咬牙切齿的望着前面两条岔路不知如何抉择。

不幸中的万幸,这个当口她撞上了一位熟人。

自那日偶遇之后,亓幽十分不愿去思考为何近日总爱在这附近晃悠,修行需要理由么?不需要。那散步需要理由吗?也不需要。

是以再次遇上迷路的白染时,他觉得这是命中注定的……巧合,像大道佛法一样,不可捉摸的理所当然。

“白仙子!”

白染猛地一扭头,这声音倒是耳熟。但脑子还未来得及仔细思量,眼睛就先占了身体的主导。那位眉清目秀的俊美少年又是谁?一双瞳孔里闪着暗金色的光,滔滔佛意道法圆融。

微微张着嘴,白染一时语塞。

“白仙子是……又迷路了吗?”亓幽笑了笑,风度翩翩的走过来。

“是,是。你是…五殿下,啊对,你是五殿下。”白染觉得自己这反应实在有些丢脸,忙垂首行了一礼。

可亓幽却看出一丝不同,惊喜道:“仙子的眼睛……”

“哦,正是呢,我的眼睛好了,还要多谢你的灵虚花。”

“那要恭喜仙子了,怪不得刚刚看在下的眼神这般陌生啊。”亓幽爽朗一笑,像一束暖光照在她脸上,“所听与所见那便是天壤之别了,在下亓幽,与白仙子便重新认识一回吧。”

瞧瞧人家多么大方自然,如果离风在,定要这样讽刺自己。白染暗暗寻思着,努力拿出点风华气度来与他寒暄了几句。

但令白染没想到的是,这位五殿下看着沉稳安静,话匣子一打开倒还真是个健谈的,天上地下,竟也知道不少秘辛趣事儿。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没一会儿便已立在了碧云阁前头。待白染反应过来之后在心里对亓幽一番赞叹之余也有一丝懊恼,这一趟下来又没记路。

见他似乎没有立刻就走的模样,白染做足了礼数,再拜谢过之后便推脱了身体不适还需闭关调养几日才好。

亓幽也不在意,还细细嘱咐了她几句,叫她缺什么少什么派个人与他说一句便成。

白染感动,这亓幽忒热心肠,是个好人。

书本点评
本书《九幽天后:倾世涅槃》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白染,亓幽)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黎瀞)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目录

作者相关

黎瀞

作者:

黎瀞

VIP精品试读

  • 《扫描之道》修仙满级之后 强受 扫描之道平胸小受文

    扫描之道

    经典创作《扫描之道》是泥巴罐子执笔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创作,本网络小说的主线角色莫磊,牛盖,精彩片段试读:据说,在遥远的灵域,华族是不容冒犯的,黑发黄肤,就是天生的贵族标志,即便是华族的破落户,也能在其他族类的修士面前横着走。然而,这里只是凡域,没那么多规矩。红发修士名叫牛盖,来自承天大陆一个小家族,家族

  • 《贴身保镖养成记》女保镖培训 GC 贴身保镖养成记H

    贴身保镖养成记

    《贴身保镖养成记》是夕颜蕊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故事,故事扣人心弦,文笔成熟稳重,实力推荐。《贴身保镖养成记》小说剧情回顾 慕容小单独自一个人在外滩看风景,在外滩十一号室外餐厅喝的烂醉。“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为什么?海琼,你还是不明白我?明明……你对我是有感觉的……”慕容小单踉踉跄跄的站起来,身体失去重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