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好事者从天而降》好事者从天而降是第几人称 第二十四章 就那样呗 好事者从天而降小顶

耽美小说 | 方久星,郑智斌 | 阅文集团 | 2020-04-19 11:56:21

《好事者从天而降》好事者从天而降是第几人称 第二十四章 就那样呗 好事者从天而降小顶 导读
这回给读者们讲解吴三沉新出的耽美小说新篇《好事者从天而降》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阿姨,慕斯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车子终于停下了,依着惯性我和司徒在都往前拱了拱,又往后拱了拱。同时,我们俩的眼睛都看着窗外那朴素又不太朴素的园子。“这是庙吧?”司徒在语气里带着点吐槽和惊讶。他颇为无语地摇摇头,然后站起身,拍了拍我的
《好事者从天而降》好事者从天而降是第几人称 第二十四章 就那样呗 好事者从天而降小顶 免费试读

车子终于停下了,依着惯性我和司徒在都往前拱了拱,又往后拱了拱。同时,我们俩的眼睛都看着窗外那朴素又不太朴素的园子。

“这是庙吧?”司徒在语气里带着点吐槽和惊讶。他颇为无语地摇摇头,然后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吧。”

少年营在一个比农家乐还农家的乡村大院里进行。负责接待的阿姨站在院门口等着我们,手里拿着一大串钥匙。

我和司徒在背上包一起走出去,下车之后我朝后面看了看,见定温悉也跟着下来了,我才收回视线。

“这个院子是我们的住宿点,就住一个晚上,大家不要把人家的房间弄乱了。”阿姨抖了抖手里的钥匙串,叮当叮当的,“这是村里的老年社区,虽然打过招呼了,但也可能会有老人家过来的。”

“老、年、社、区、哈哈哈。”司徒在干笑几声,然后面无表情地看向我,“真有意思。”

我眯着眼看了看那庙似的“老年社区”,还有大门口上面已经掉了漆的“金刚宝殿”匾额,一阵汗颜。

“凑活吧。”

我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在我身后的定温悉。“宣传单上怎么没说是这样的地方?那照片拍得跟这眼前完全不一样啊。”

定温悉也有点好笑地看了看这金刚庙老年社区,开口道:“我爸朋友介绍的,就说是很益智的野外活动,别的都没说。”

我们俩笑了一阵,然后一起看向那个阿姨。

“都到齐吧?”阿姨看了看上厕所回来的同学,然后又转向大家,“跟我来,去睡觉的地方。”

我跟着大家一起过去,司徒在紧紧地挨着我。

“......热不热?”我推了他一把。

“不热。”他死乞白赖地黏过来,在我耳朵旁边悄悄问道:“那个跟你一起的男生是你谁啊?”

我看了看走在我右前方的定温悉。

“我对门邻居,小学就认识了。”

司徒在看了好一会儿定温悉的背影,然后森森地说:“他有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

我想了一下,“应该没有吧......怎么?你看上他了?”

司徒在忽然跳开来,特别欲盖弥彰地挥挥手。“当然不是啊,我就是......算了,我也没什么就是。”

“傻比。”我朝他伸了伸中指,继续跟上大家。

阿姨把我们带到了老年社区的二楼走廊。走廊左右两侧是一模一样的古式雕花门。

大家挤在走廊里,围着阿姨。

“等会儿。”阿姨抖了抖手里那一大串钥匙,然后几乎要斗鸡眼那样仔仔细细地辨认着。过了一会儿,她拿出一把钥匙,结果开不了门。

“哎——”大家不约而同地喝倒彩。

“等会儿。”阿姨放掉错的钥匙,又重新抖了抖钥匙串,然后继续找钥匙。

“这么多人的房间,一个一个找钥匙开门,会不会找到天黑啊?”司徒在小声说。

我在心里点点头。就是,而且还不把那个试过的钥匙捋到旁边去......

“就你有嘴。”阿姨横了司徒在一眼,“哼,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阿姨用笨办法试了大概六七把一模一样又没标记的钥匙,终于,门开了。

红色的雕花木门向里推去,细细的浮尘逃逸出来,我们探头探脑,顺着光线看进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的装潢一览无余——大通铺而已。

“男生去里面把行李放好,女生跟我来。”阿姨毫不惊讶地站在门口,对于我们呆若木鸡的样子熟视无睹。

“赶紧的,别堵在门口。”阿姨看了看手表,“你们老师说午饭前要集合的。”

司徒在靠的比较近,就先进去了。

“这是老年社区应有的摆设吗?”他进去之后背对着我们,左看右看的,“谁住这种地方?”

“这里以前是和尚住的。”阿姨朝里面的司徒在喊了一句,然后有点不耐烦地看了看外面的我们,“你们赶紧进去啊!”

男生们鱼贯而入。

最先进去的司徒在直奔最深处,抢占了两个靠墙的床铺。他把书包往榻榻米上一扔,朝我挥手道:

“过来!睡这儿!”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赶紧跑过去。要知道,和男生们一起睡大通铺,就等于半夜听呼噜协奏曲。在这种情况下,睡墙边最好了。

我跑到墙边之后,又给定温悉占了一个位置。

“给他睡啊?”司徒在低头看了看我扔下来的包,又看了看不慌不忙朝这边走过来的定温悉。

“嗯,怎么了?”我正打算坐到中间那个床铺上,忽然司徒在把自己的包提到中间。

“我睡你们俩中间。”司徒在严肃地说,眼神奇奇怪怪地看着我。

“?”

我简直黑人问号脸,上上下下打量了司徒在一会儿,“你真的对他一见钟情了?”

司徒在忽然就瞪了我一眼,好像对我说的话很匪夷所思。

“......你他妈傻呀。”他憋了半天,没说出什么实质性的。

说完这么一句废话,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摇摇头,恨铁不成钢地开始收拾自己包里的日用品。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我根本搞不明白我哪里想错了。不对吗?司徒在和定温悉又不认识,居然主动要和定温悉睡一块,这不是奸啊情是什么?

“谁他妈傻啊?”定温悉走到我身边,“慕斯,我睡哪儿?”

我看了看沉默的死兔砸,然后指了指右边的床铺。

“你睡他右边,我睡他左边。”

定温悉把自己的包放下,然后朝司徒在伸出手。

“哥们儿,我叫定温悉,慕斯邻居。”

司徒在抬手和定温悉拍了拍手掌,也朝定温悉点点头,“司徒在,慕斯同桌。”

“同桌啊。”定温悉点点头,然后就没多余的话了,坐到床铺上开始玩手机。

我摸着下巴打量了一下定温悉,嗯,私高校草不是浪得虚名;再看看司徒在,一中颜值封顶也不是说说而已。这么看起来,好像还真的挺配......

“啊——”

司徒在踹了我小腿一脚,我猝不及防地跪在了司徒在脚旁的被子上。

我皱着眉抬头,只见司徒在朝我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冷笑。

“你他么意の淫什么呢?”

他骂道。

-

“大家一起到我们的活动点①去玩一个破冰游戏,结束之后我们就可以吃午饭了。”

集合后听完吩咐,我们稀稀拉拉地往活动点①去。司徒在戴着耳机,走在我和定温悉前面。我看着他的背影,有点咬牙切齿,却又气不起来。

“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看见跟我差不多帅的。”定温悉调侃地看着司徒在的背影,轻声跟我说。

“我不帅吗?”我捏了捏自己的脸。

“哈哈哈你不一样。”定温悉笑着看了看我,“你知道吗?你完全遗传了慕阿姨,长得太漂亮了,很难看着你的脸说‘帅’这个字。”

“滚。”我撇撇嘴,“那他就很帅?学校里还有人叫他在美人呢,怎么不说他长得漂亮。”

定温悉想了一会儿,很有研究地说:“在男生里,他这种确实是美人,大美人胚子那种。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是那种很有攻击性的俊美。不过还没长开,眼神又比较干净清澈,自然没有大美人的气场。真正的大美人是超乎于性别的美,就像江山如画那样,无论男女都会惊叹的。”

“你好懂喔!“

听完定温悉的似乎专业分析,我不懂声色地打量起司徒在的背影。这家伙?平时闹起来像个二哈,想象不出来多年以后,看别人一眼就让人三魂丢了七魄那种俊美——这太诡异了。

正想着,死兔砸忽然转过身,直勾勾地看了我一眼。

“干嘛?”我有点心虚地看着他。

“走快点啊。”他的眼神在我和定温悉身上点了点,然后他又转了过去。

看看,哪个大美人是这样小家子气的。

活动点①是在一个幼儿园里。这幼儿园还算正常,而且放假期间没有人,比较适合做活动点。

进去之后,一堆高中生都撒欢了,在滑梯上滑来滑去,在塑料马上“驾!驾!驾!”

带活动的老师像对待幼儿似的,大声喊道:“别玩啦!大家拿上凳子,在操场上围成一个圆圈!”

不过我们毕竟是真的高中生,就很乖地坐成了一个圈圈。

“我们的破冰游戏啊,真的很简单。”老师戴着眼镜,笑眯眯地看着大家,“请大家运用自己的数学知识,来对自己进行自我介绍。把你对你自己的描述写在一张纸上,然后我们会随机抽取。抽到之后,请大家猜猜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白纸发了下来,我琢磨了一会,用铅笔画了一个坐标轴,然后在上面画了一个正弦函数。我的人生总是起起落落,在却始终是向着“正”的。

几分钟后,大家一一把写好的自我介绍放到老师的一个盒子里。

“我要抽咯。”老师摇晃着盒子,然后抽出一张白纸。

“上面是一个杨辉三角呢,这位同学足足写了10行呢。”老师看了看大家,“同学们觉得,画了杨辉三角的那位同学,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是一个复杂的人。”有人笑呵呵地说。

“是一个缜密的人。”

“或许是一个越长大越深沉的人吧。”

我看了看左边的司徒在。“是你吗?这么装叉的东西。”

司徒在淡淡地扫了我一眼。“不是。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啊。”

我闭嘴了。

写杨辉三角的是个男生,老师让他自己站起来说说这代表什么。

“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男生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首先我和杨辉一样姓杨,其次,我觉得我的人生吧,就是这样的,可能刚出生的时候只有一个数,可是过了十多年,我心里装的东西,比这些数字要多多了。”

杨同学坐下之后,老师又抽了很多个同学。

“诶,这个同学写的非常简洁呢。”老师看了看手里的白纸,然后看向大家,“只是写了一个简单的π呢。”

居然有人描述自己是π。

“别是看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吧。”我小声地说。

“你怎么知道?”司徒在轻笑一声,手里揪了一根草把玩着。

“啊?”我有点儿吃惊地看着他,“是你写的啊?”

“怎么了?不应该?”司徒在眯了眯眼睛,打量着我。

“没。”我忍不住笑,“我感觉如果是你,应该要很骚包地把圆周率默写到小数点后面至少15位吧。”

“谢谢夸奖,但我顶多写到第十位。”司徒在嘴角带着淡笑,侧头看着我。

“好啦,请写π的那位同学过来诠释一下吧。”老师挥了挥手里的白纸。

司徒在把草扔掉,潇洒站起来的时候,巧合的一幕发生了。原来,还有一个女生,也写了π。

司徒在和女生同时站了起来,且都停在了原地。

这就尴尬了。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俩。

“哈哈,原来写π的不止一个呢。”老师善解人意地笑了,“女士优先,先让我们的女孩子来自己介绍一下吧。”

“大家好,我叫吴荩。”女孩子笑着说,“我写π,一方面我的名字谐音‘无尽’,而π正好是一个无限不循环的数。其次,我想说,我的人生也和π一样,有无限的可能,并且不重复,不循环。我就是这样一个积极昂扬的人!”

居然叫无尽......我低头憋笑。

“好的,那接下来有请这位男生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司徒在站起来,朝大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π是一个在数学中普遍存在的常数,但它本身又是一个无理数。就好像我本人,是一个经常笑呵呵出现的派对动物,但本身又是一个嚣张难懂的无理生物。我不是配角存在,是自我主宰。”

哇——我仰起头,惊叹地看着司徒在。这家伙,果然够嚣张!

-

破冰游戏结束后,大家一起去吃饭的时候,那个叫吴荩的女生端着餐盘来到我们这边。

“你说得好棒啊!你写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吴荩赞叹道。

司徒在端着一盘满是土豆丝红烧肉的餐盘,轻飘飘地说:“就那样呗。”

吴荩顿了一会儿,笑起来,然后离开了。

“就那样呗——”我学着司徒在的口吻,“就那样呗——”

“你欠抽啊慕斯。”司徒在笑着坐下来,完全没有和女生说话时的冷淡。

“允许你在众人面前秀一波,不允许我调侃你啊?”我笑了笑。

“啧。”司徒在忽然凑近,我们俩的睫毛都要交叉了。

“说起来你也许不信,事实上,更值得你尖叫的是,我写的时候想的就是无限不循环,被那个女生先说了,我就只好现编了。厉害吧?尖叫吧!”

说完,司徒在就一副很得意的模样,懒洋洋地朝后面靠了过去。

“诶我艹!”

我们学校食堂配备的都是有靠背的椅子,这家伙很自然地朝后面靠了靠,结果扑了个空,只能说他平衡能力不错,没摔而已。

“噗——”我笑得不能吃饭,“帅不过三秒啊司徒在在。”

“忘记这边是铁凳子了。”司徒在有点了无生趣地坐好,又忽然在原地静止了三秒。

“你叫我什么?!”

他笑起来,眼睛里都有光,兴奋地看向我。

我嚼着嘴里的蔬菜,看了他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道:

“就那样呗——司徒在在。”

《好事者从天而降》好事者从天而降是第几人称 第二十四章 就那样呗 好事者从天而降小顶 精彩点评
当年吴三沉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吴三沉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好事者从天而降》是吴三沉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阿姨,慕斯)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作者相关

吴三沉

作者:

吴三沉

VIP精品试读

  •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 弱受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HE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

    火爆热文《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由染筱萋撰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作品,内容中的主要人物是李小云,小云,剧情回味无穷,值得加入书单。精彩片段试读:还不等她细想这个梦,就听见了房门打开的声音,她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眼钟表,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三点钟了,西西不由得蹙眉了,都这么晚了才回来,他是真的越来越不把这个家当成一回事儿了。想到这里,西西不由得握紧了

  • 《尸王宠妃之捡个尸王带回家!》尸王宠妃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免费阅读 尸王宠妃之捡个尸王带回家!帝王攻

    尸王宠妃之捡个尸王带回家!

    热销小说《尸王宠妃之捡个尸王带回家!》是一舞阿喵墨下的一本婚恋类型的故事,本佳作的主线角色王亚楠,古小烟,精彩情节试读:古小烟摸了摸王亚楠的头。“亚楠,姐姐有话对你说。”“什么,小烟姐姐?”“亚楠,你喜欢生活在人类世界吗?”王亚楠想了想她在人类社会受到的对待,摇了摇头。“那换一种方式问你吧,如果要你在尸群与人类社会中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