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好事者从天而降》吴三沉 第二章 小窗口里的你 好事者从天而降全文免费阅读

耽美小说 | 方久星,郑智斌 | 阅文集团 | 2020-04-19 11:28:01

《好事者从天而降》吴三沉 第二章 小窗口里的你 好事者从天而降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
独家完整版小说《好事者从天而降》是吴三沉墨下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型的网络创作,本佳作的天选人物郑智斌,慕斯,书中主要讲述:从快餐店打工回家,已经十一点了。因为今天在广场抢东西有一个小时空掉了,所以我在快餐店又多干了一小时。旧巷很安静,电灯旁停着一辆陌生的黑色轿车。我走进小楼,把电瓶车推到楼梯下面,单薄的白色灯光中,我又端
《好事者从天而降》吴三沉 第二章 小窗口里的你 好事者从天而降全文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从快餐店打工回家,已经十一点了。因为今天在广场抢东西有一个小时空掉了,所以我在快餐店又多干了一小时。

旧巷很安静,电灯旁停着一辆陌生的黑色轿车。我走进小楼,把电瓶车推到楼梯下面,单薄的白色灯光中,我又端详了一会儿这辆银白色的小电动车。

旧自行车我没有扔,暂时锁在双胞胎家的小区里,等明天下午去拿。

一切都安排好了,甚至多了一辆电瓶车。心里有一种踏实的疲倦,我缓慢地走上楼梯,脚步声在空旷中嗒嗒而上。

走到顶楼,家里的灯居然还亮着,一道细细的光线从门缝里透出来。两个小时前我给慕色打了电话,让她先回家里洗漱睡觉,难道还在等我吗?

掏出钥匙,穿孔,旋转——门没有锁。

心里咯噔一下,我打开门,看向里面。

客厅的灯大亮着,慕色和隔壁定阿姨的儿子定温悉坐在一起,两个人沉默地看着电视,而周围的沙发上,大喇喇坐着一帮神色恹恹的人。

听到开门声,那帮人齐刷刷地抬起头,神色各异地看过来。

“哥哥......”慕色微弱地叫了一声。

定温悉和我同龄,他见我进门,担忧地皱了皱眉。

“慕斯回来啦。”那帮人里先开口的是所谓的小表舅妈。她染着一头不均匀的红发,画着刻意的妆,笑着看向我,笑容里有着显性的讨好。

“这孩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妹妹都等你好久了。”小表舅微沉地说,“我们也等你很久了。”

除开慕色、定温悉,客厅里还有六个人。都是亲戚,五花八门。

“我打工,很累。你们有什么事情吗?”我把包放下来,语气不能算很好。

“哎哟这孩子!”一个姨婆辈分的皱着脸笑起来,“没事儿不能来看你啊?”

我蹲下身换鞋,没有回答。一时间,客厅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僵硬,几个亲戚略干硬地呵呵笑了几声。

走到客厅,我穿过那帮亲戚站到慕色面前。

“先去睡觉。”我拍拍她的脸,“乖。”

慕色的眼里有气愤和不忍,但最后还是低着头妥协了。她是个聪明的孩子,却太让人省心。

“温悉,麻烦你先陪她一会儿吧。”我朝定温悉使了个眼色,定温悉点点头,把慕色带回房间了。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我和那帮亲戚。

“慕斯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也就摊开来说了哈。你父母这事儿出了以后,单位里留了那么多抚恤金,还有那么多遗产,交给你们两个小孩子肯定不行的。现在你们俩抚养权给外公外婆,可是外公瘫痪,外婆要照顾,没空教管你们,我想啊,不如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小表舅妈说得可真好听,照顾?这十年见一次的亲戚,可真太懂得照顾我了。

“说句不好听的,你们俩兄妹相依为命,很可能走上歪路子。有我们大人跟你们在一起照顾,可以引导教育你们。”小表舅一边说一边点头,看来他自认为这个说法太美妙了,似乎我一定要被感动得痛哭流涕。

“是啊是啊,慕斯,你才读初中呢,哪来时间精力照顾自己啊?”姨婆叹息地说。

我嘴角扯了扯,毫不客气地回怼:“姨婆,我下学期就高二了。”

“哎哟,”姨婆有点尴尬地笑笑,“人老了,记不清。”

心里一阵嘲讽,我耸耸肩,“大概吧。我妈有多少嫁妆,研究所给了多少抚恤金,你记得倒是分毫不差。”

“怎么说话呢!”大姨夫拍了拍茶几,桌上色色放着的水仙花都跳了跳。

我抱臂倚在墙上,斜昵着他们。

“出事了一个个躲着的是你们,把抚养义务全推给外公外婆的是你们,现在抚恤金批下来想分一口的又是你们。”我低着头,不禁冷笑,“还真他妈以为我是个读初中的小孩,什么都不懂吗?”

一时间,客厅里全部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慕斯,你别忘了你妈妈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小表舅有些气愤地说,嘴角那装模作样的胡子都吹起来了。

直起身,我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外面的风呼呼吹进来。我一副送客的模样,声音低沉地说:“可我不是你们看着长大的。”

直到全部亲戚都悻悻地离开,我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刚刚被自己压下来的那股子疲倦,又重新打开,一层一层叠起来。

把客厅的灯关了,我正要往里走,定温悉从慕色房间出来了。他皱着眉毛,轻声说:“哭着睡着了。”

我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叹了口气,定温悉无奈地说:“不用,你这些事儿能解决就最好了。要帮忙的话我爸帮你找律师。”

我淡淡地笑了笑。

夏天的夜空十分舒朗。我躺在床上,房间里没开灯,只有月光淡淡地照进来。床在窗边,我盯着窗外那一小方天空。月亮很亮,但不刺眼。周围没几颗星星,看上去都孤零零的。

看了很久,我终于产生了一点睡意。朦胧之中,看见窗外的天空,一架夜航的飞机笔直地飞过,闪烁着微弱的光。

-

第二天我起得有点迟。迷迷糊糊爬起来,居然都九点了。走出房间,餐桌上还有买来的早饭,细心地用毛巾包着。

我咬着包子往里面走,果然,慕色在书房里写些什么东西。她刚刚小学毕业,闲着,每天就在一个日记网站上发些乱七八糟的小文章。

书房的玻璃推门其实根本没什么实质作用,我站着看了一会儿慕色,就回房间拿了一年前老妈给买的笔记本电脑,去客厅坐着了。

早上不打工,也不能打工。我要升高二了,学校很紧张的,要高二高三学生参加暑期网课。学校根据有无选择物理把学生们分成两拨,而我则是“选了物理所以要早上九点二十就开课”的学生。

打开那个界面,还好,还几分钟才上课。我咬着豆浆,看那帮沙雕同学在讨论区疯狂地刷表情包,偶尔还有人聊上几句。说实话,选择了物理的班级有好几百人,这聊天跟相亲大会似的,什么“某某帅哥”在吗,什么“听说xxx很漂亮”,乱七八糟的。

上课了,数学老师是个有点发福的中年男子。我看着屏幕上他一本正经地讲课,有点发困。

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茶几上,我伸长腿搭在电脑前面,人靠着沙发上。手上拿了一本草稿本,跟着数学老师复杂的演算。

众所周知,数学是超高冷的大众情人。没多久,我逐渐失去了意识......

“居然在睡觉!”

朦朦胧胧中,我总感觉有人在咆哮。

“叫他回答问题,居然在睡觉!脚还翘起来!”

咆哮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很不甘心似的。

“算了,气死我算了!我再叫一个同学回答这道题。这样,司徒在同学回答一下。”

同学?答题?我费劲儿地睁开眼睛,周围环境还是我家的客厅,面前的茶几上还摆着笔记本电脑。想起来了,我在上学校的网课,好像是数学课。只不过,笔记本电脑上那个人,不是微胖的数学老师,而是一张熟悉的年轻面孔。

抢馒头那天的少年?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做梦。屏幕上还是网课的界面,中间那个原本应该是老师讲课的窗口,此刻居然是那个少年在一本正经地回答问题。

“最后分子分母同除以(a+b),答案就出来了。”少年把结果念了一遍,很是镇定自信地看着镜头。

这什么情况啊?我看了看窗口上面,写着一个“学生端:司徒在”。这人叫司徒在?跟我一个学校一个年级还是同样学了物理的?

我凑上屏幕,几乎贴上去,仔仔细细地把那个司徒在打量了一遍。没错了,这个司徒在,就是那天跟我一起抢馒头的人。

但是我还没多看几眼,忽然那个界面切换了。只见视频窗口上面提示,“老师端:郑多龙”。我隐约记得数学老师叫郑多龙,此时此刻,郑多龙一副欣慰的表情,说道:

“司徒在同学回答得非常不错,希望下次点名回答问题的人都能向他学习。刚刚那个慕斯同学,也希望他改过自新,不要在上课的时候睡觉。昨天教务处发来通知,要求老师不定时和学生互动,看看学生端的窗口。虽然是网课,但我们要引起重视。大家一定要认真上课,不能像慕斯同学那样睡觉!”

什么?慕斯同学?不要像慕斯同学那样睡觉?

我又一次趴上我的笔记本电脑,惊恐地瞪着老师的脸。刚刚发生了什么?难道数学老师破天荒地进行师生互动,把视频端口转向学生的时候,叫到了我?

我刚刚在干什么?好吧,根据数学老师的描述,应该是在睡觉。我怎么睡觉的?我想想,我应该是翘着脚歪在沙发上睡觉的......

昨天晚上睡得不好,今天早上上网课居然就睡着了。啧,根据刚刚司徒在那个样子,也就是说每个上网课的学生都会显示刚刚我睡觉的样子吧?一大滴冷汗从我额头滑下来,我皱着眉看看当前在线人数,427。

我颓废地坐回沙发上,面色呆滞地看郑多龙老师慷慨激昂地上课。

好容易挨到50分钟的课结束,讨论区被管理员解除了禁言,一大波“哈哈哈”和“啊啊啊”向我袭来。

“哈哈哈”当然是属于我的。几个我高一的同学疯狂@我,问我睡醒没。我就假装没睡醒,故意不发表任何言论。

“啊啊啊”是属于司徒在的。好几个女的名字,比如李慧王珊这种一看就是女的在那儿发些什么“司徒在好帅啊成绩又好”“以前怎么没见过他好帅啊”“天啦噜这人长相好天神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到这个我很不屑地嗤了一声,怎么没有女的说我是仙子呢?

在下一节课快要开始的时候,终于有人慧眼识英雄地提到了我。

【刘娜】:这慕斯好像挺帅的,像个小王子,高一哪个班的?

【林韦赫】:他?算了吧,暴躁老哥一个。

【陈娇月】:名字好耳熟啊,是不是被通报批评过?

【李童安】:感觉俩人挺配的,校霸和学霸。

【郑智斌】:哈?哈哈哈哈

我眉毛一挑,先忍住骂林韦赫的冲动,去仔细理解下面那句话。啧,校霸难道是指我吗?于是,

【慕斯】:那么看来校霸是指司徒在吧。

欠揍地发了这么一条,我正想看看司徒在什么反应,忽然——

【管理员已禁言】

什么?

我瞪大眼睛,想尝试发消息,可是发不出去。上课了?管理员关闭了讨论权限?除掉管理员,我那句话就停在界面最下面?

我那句话就停在界面最下面!

操。

语文老师一本正经地讲课,而我的注意力时不时被讨论区吸引过去。是,除了管理员没有人能发东西,管理员也不会没事闲聊发东西。所以,很不幸,接下来的50分钟,那一句“那么看来校霸是指司徒在吧”会僵硬地悬挂在427个同学们的眼中。

哦不,我看了一眼,目前在线人数多了一个,428。

428个物理班的同学,将会各有所思地瞄到那条二B的最后一句留言。

“这人太二B了吧哈哈哈。”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428个物理班同学之一的郑智斌,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吹着空调,眼睛看着笔记本电脑里面的网课界面。司徒在坐在他旁边玩着手机,台式电脑正挂机上语文课。

司徒在和郑智斌初中就是同学,两人家住得还近。最近上无聊的网课,司徒在和郑智斌两个人轮流值班,这会儿郑智斌帮忙上课记笔记,司徒在旁边玩耍。如果老师让司徒在回答问题,郑智斌应该能迅速呼叫司徒在,顺便答案。

“怎么了?”司徒在玩着手机,听到笑声抬头看了一眼郑智斌。

“笑炸我。”郑智斌把笔记本端过来,指了指网课界面的讨论区,“你看这个叫慕斯的,居然发了一句‘那么看来校霸是指司徒在吧’,在爷,你要不要待会儿下课怼他?虽说您确实嚣张,但校霸还真哈哈哈哈不至于。”

拿过郑智斌的笔记本,司徒在满头黑线地看着屏幕上那句话,以及前面那个简洁的名字“慕斯”。

那个简洁名字的主人,就是我,当然无法想象此时此刻我被人这么吐槽,我拿了一包薯片,呼出一口气,看着屏幕里面摇头晃脑的语文老师。

“今天要叫人起来回答问题,我随便叫个人。”语文老师忽然这么说,然后眼疾手快地随便切了一个学生的端口。

“学生端:郑智斌”

我嚼着薯片看着屏幕,忽然薯片卡在了我的喉咙里。

卧槽,我瞪大眼睛,咳嗽好几声。喝了一口水,我又看了一眼屏幕。没错啊,是叫郑智斌的学生,为毛上面出现的人长得跟那个司徒在一模一样?

忽然觉得视力正在迅速流走,我抽了抽嘴角,看屏幕上的那个司徒在,一脸冷淡正经地回答了语文老师的问题。

显然,语文老师不认识郑智斌也不认识司徒在。他满意地笑了笑,夸了夸郑智斌,然后切换了别的学生端口。我在心里默默吐槽,可别叫“司徒在”回答下一个问题,然后里面又出现了司徒在的脸什么的。

事实上,我猜对了一半。不知道是不是复姓总让人留意,语文老师又亲切地叫了“司徒在”同学。恍若观赏魔术,我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好奇会出现谁。

果然,里面出现的是一个皮肤有点黑,看着很阳光的男生。我确定他不是司徒在,但是此刻我却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叫郑智斌了。

那个男孩子微笑着回答了老师的问题,笑容看着有点滑稽,好像在憋着些什么。

我嚼着薯片,像看综艺似的看着那个男生,综艺名字或许叫“换头术”。比如数学课那个人还叫司徒在,语文课他就叫郑智斌了。数学课司徒在还长成这样,语文课他就长成那样了。

哈哈哈地笑了半天,终于语文课结束了。一结束那讨论区就跟疯了似的,大家都在那里问到底他妈谁是司徒在,谁是郑智斌啊?

《好事者从天而降》吴三沉 第二章 小窗口里的你 好事者从天而降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点评
《好事者从天而降》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耽美小说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耽美小说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吴三沉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作者相关

吴三沉

作者:

吴三沉

VIP精品试读

  •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 弱受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HE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

    火爆热文《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由染筱萋撰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作品,内容中的主要人物是李小云,小云,剧情回味无穷,值得加入书单。精彩片段试读:还不等她细想这个梦,就听见了房门打开的声音,她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眼钟表,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三点钟了,西西不由得蹙眉了,都这么晚了才回来,他是真的越来越不把这个家当成一回事儿了。想到这里,西西不由得握紧了

  • 《尸王宠妃之捡个尸王带回家!》尸王宠妃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免费阅读 尸王宠妃之捡个尸王带回家!帝王攻

    尸王宠妃之捡个尸王带回家!

    热销小说《尸王宠妃之捡个尸王带回家!》是一舞阿喵墨下的一本婚恋类型的故事,本佳作的主线角色王亚楠,古小烟,精彩情节试读:古小烟摸了摸王亚楠的头。“亚楠,姐姐有话对你说。”“什么,小烟姐姐?”“亚楠,你喜欢生活在人类世界吗?”王亚楠想了想她在人类社会受到的对待,摇了摇头。“那换一种方式问你吧,如果要你在尸群与人类社会中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