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浮世短长生》君看浮世上,何物得长生 第11章 企图 浮世短长生父子文

古代言情 | 诸经衍,甄子华 | 阅文集团 | 2020-05-22 19:21:02

《浮世短长生》君看浮世上,何物得长生 第11章 企图 浮世短长生父子文 导读
优质爆文《浮世短长生》是容平三月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本网络创作的主要人物余恒风,诸经衍,精彩片段试读:余恒风输了……结果一出,台下哗然。依照规矩,余恒风当时确实站在了擂台下,比赛只有一个规则,台下之人便是输。这个结局谁都没有预料到。余恒风身形挺拔的在台上站着,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是为了救她才……想到这儿
《浮世短长生》君看浮世上,何物得长生 第11章 企图 浮世短长生父子文 免费试读

余恒风输了……

结果一出,台下哗然。

依照规矩,余恒风当时确实站在了擂台下,比赛只有一个规则,台下之人便是输。

这个结局谁都没有预料到。

余恒风身形挺拔的在台上站着,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是为了救她才……想到这儿,诸宁安有些歉疚。

“这结果,我不服。”张裕大声嚷嚷。

“那小子是块材料,将军若不留他,我可把他带走了。”萧江也替余恒风不值。

诸经衍站在台前,不为所动。

他的视线依然停留刚刚在台上的三人身上,擂台上,白衣二人全程不曾交流却配合默契,二人皆身手不凡,但仅仅为了赢,竟然有人出暗器伤人?

可忽略暗器,余恒风年纪轻轻竟能胜过二人,气质出众也不简单……

诸经衍侧过头去,叫来张裕和陈淦:

“去查查这三人究竟是个什么来历,还有余恒风给我先冷着,我自有打算。”

“将军这是……”张裕不解。

“去吧。”

诸经衍没有解释的意思,朝军账走去。

众人皆散了。

原本萧子真盘腿在地上坐着,见比武结束,军令通知再各自回家一趟,晚上酉时前回军营。

这话其实就是趁这机会再回家看看,把该见的人见了,说明不出几日,新招的兵就得上战场了。

萧子真明白,只是他的家早没了,原本为避灾祸举家迁到遂城,不料途中被抢,父母水土不服病死,等来到遂城,就剩下他一人了,碰巧新兵招募的告示,他觉得是个机会,便来试试。

想他自小练武,不算高手,同龄人中也还不错,可到了这儿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余恒风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可身手却着实惊着了他,这会儿人群散开,好不容易瞅见那人的背影,怕人走了,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灰,跑过去。

“余恒风?”萧子华乐呵呵,站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此刻才发现眼前的人比自己竟高了多半个头。

待他转身,萧子真白牙外露,星眉舒展,直爽的伸出手,大声道:“我是萧子真。”

那一双眼冰冷寒冽的朝他看来,触到眉眼,心中一震,只见他冷冷的伸来手道了句:“幸会”。

淡淡一句,转身就要走,萧子华不甘,又三两步追上来:“不知你去哪儿,可否同路。”

“抱歉,在下今日有事,改日。”

余恒风大步而去,身影快速的走向城内,街道上人并不多,高大的身影忽然脚步放慢避开人群,忽至街角一转,朝巷子深处而去。

巷子不宽,仅能容得三人并肩而立,每隔不过十米,便能看到一户人家,相互间离得不远却甚是僻静。

余恒风立在一户门前停住,定了会儿,深吸一口气,还没敲门,门却开了。

“去祠堂跪着。”突然一声呵斥,门内立着个人。

“忠……”

被唤作忠叔的男子,年龄不过五旬,此时锋利的浓眉拧着,额角处有一块三指宽的大疤,面露刚毅与不悦,不理余恒风,朝他甩脸子,向屋里走去。

长腿迈进来,反手关上门,余恒风走进大厅右侧的祠堂,朝男子坐立之处,直直跪下。

“你可知道我为何叫你跪。“

余恒风垂眸:“我知。”

“那当着你爹娘的面,说说看。”

余恒风唇锋微抿,起身点了香,重新对祠堂中央大桌上的两个无字牌位,拜了三拜才说话。

“私自接触诸经衍,未跟你商量,请您责……”

还没说完,身后一声脆响,紧接着背上火辣辣的泛着疼,余恒风眉峰微动。

“我打你,是打你鲁莽,犯了家规!”忠叔手握长鞭,问他:“余家家规第六条是什么?”

“做事要稳切忌急躁。”

“余家家规第二条又是什么?”

“国家如有难,泯躯而济国。”

“那余家家规第一条……”

“生不可不惜,不可苟惜。”

待说完,忠叔握着手中的鞭子,又朝他甩了两鞭,然手扔掉:“你所犯家规三条,我打你三下,你服不服。”

“服。”余恒风沉声说.

忠叔侧过身,对着前面空旷墙前的竖着的无字牌位,忽然语气缓下:

“余家家规你都背熟了,你可知何为生不可不惜,不可苟惜?”

“命不可不爱惜,却也不可乱加爱惜。”

“你可知这句出自《颜氏家训》。”

“我知。”

“那原书这句之后那句是……”

“涉险畏之途,干祸难之事,贪欲以伤生,谗慝而致死,此君子之所惜哉。”

忠叔眉峰舒展开来,面上欣慰,接着把余恒风从地上拽了起来。

余恒风擅自接触诸经衍,如此决定,早已料到忠叔生气,可忠叔只打了他三鞭,转身就走出祠堂,仿佛再无事了,他心中觉得反常,面上不显起身跟上。

“你长大了,我甚欣慰,如此便没有辜负你父母的嘱托,今后事情都交由你,你要干什么便是什么,从此大胆放手去做吧。”

余恒风神色忽变,长腿一迈挡在忠叔前面:“忠叔是还生气,那我再去祠堂……”说着转身就要回去。

忠叔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他:“听我把话说完。”一手拍了拍余恒风的肩,继续朝大厅走去:

“你做事稳中有序,咱们也准备了这么多年,也该是时候了,无论报国,或是寻仇,都由得你去,只是何时都要记着祖上家训,尤其是上三条,做事求稳、泯躯报国,但一切的前提都是先顾好你自己。”

余恒风自小丧父丧母,忠叔救了他,抚养他,教他武艺,忠叔不仅对他有恩,更是世上唯一的亲人。可忠叔是血雨腥风中闯出的硬汉,不会无故对他说煽情的话,心里猜测神色一冷: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额上有疤的忠叔,大笑两声,显得十分高兴:“你小子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今日这么说是另一条线索有了眉目,立刻就要去查,只是你这番接近诸经衍,我怕他查到你身上,需交代你些件事。”

“您说。”

“这房子在咱们一来遂城便被买了,这是咱们的房产,你切记咱们是猎户出身,日后谁问你都这么说。”

余恒风点头。

“还有,我在你房里留了个包袱,里面有封信,有时间拆开看吧,天色也不早,我这就走了。”

余恒风神情凝重点头送他。

忠叔不曾回头的走了,他这才回房坐下。

桌上放着一个包裹,打开,那里放着一本残破泛黄的半冊手记及还有一封信。

随手拿起信,指尖触到一物,信封明显比一般的厚,两手拆开,从信里倒出一物,那物与桌上碰出响来。

那是一个木牌,木牌边缘泛着黄色,似有些年头,拿到手中细看,木牌中间刻着大大的诸字,随手翻过来,牌底写着小小一裕。

余恒风神色如常,将牌子揣进衣内,展开信来。

手握信笺,慢慢的眉峰深蹙,神情冷峻。

信中提及,当年的事如今有了眉目,忠叔短期内不会回来,交代了二人的联络办法,又让他收好那随身携带的玉佩,说那玉佩是他家传之物,之后信内最后特意嘱咐一句,不可轻易动情。

看完信,他卸下玉佩,包好放起来,随后瞥了瞥那本残破的笔记,顿了顿,合上包袱不再看了,见离回营的时间也差不多,起身收拾好一切,又揣了几张银票在身上,背着包袱扬长而去。

回到营里,天色已黑,账内的七八人都已睡下,见铺最边还有个空位,脱下靴子,躺了上去。

黑暗中,他看着杖顶沉思,今日错失了去诸经衍身边的机会,日后该如何?

眼前忽然闪过在危急时刻提醒他的那个潋滟美艳的少年,又想起诸经衍紧张的神情,心中疑虑。

他们,是什么关系?

再说诸宁安这边也正要睡下,诸经衍来到账外,她又迅速起身,盈盈笑着迎父亲进账。

“爹为何还没睡?”

“来和你说一声,就这两日,便出发。”

原本柔和欢喜的小脸,骤然露出担忧来:“爹,你要小心。”

诸经衍笑了笑,顺手拍着她的头:“我今日来,是有事嘱咐你。”

“何事,您说便是。”

“那静思楼就不多说了,长安的铺子,陈淦可带你去过了?”

“女儿去过了。”

诸经衍双手附在身后,解释道:“那铺子是为打听各方信息而用,我们诸家世代经商,每位少主身边都有府兵相伴,如今我入朝为官,也是时候为你选批府兵。”

“府兵?”

“恩,危难时护你安危,只听命于你,对你绝对忠诚。”

“就如陈叔,张叔?”

“对。”

诸宁安有些吃惊,府兵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选的,必须是一家之主或下任家主才可,爹这么说,竟是将诸府这一摊事情,交到她手里?

可是她是个女儿身,何况还有:“……佑安他们……”

“佑安佑行你不用管,如今时局不济,你怕是要长久扮成男儿,爹不想你吃苦,却又担心未来我若不在,你受人其辱……”

说到此处他停下脚步,拉女儿到塌边坐下,目光透出怜惜,再多的话都不足以让她理解身为一个父亲,想把子女永久的放在自己的羽翼下,却又不得不推她面对风吹雨打的矛盾之心。

目光中透出千言万语说不出口的话。

诸宁安眼中酸涩,心情复杂:“爹多心了,您怎么安排都好,只要你在,女儿什么不怕。”

诸经衍平日是严厉的将军,此刻只是个疼惜女儿的父亲。

他拍拍女儿的手,起身道:“接手诸家的第一件事,就要培养自己的人,临行在即,今日我看那余恒风不错,让他做你府兵,觉得如何?”

余恒风?

“他自然是不错的。”诸宁安不曾犹疑直接脱出口来。

言语快的让诸经衍有些惊讶,挑峰一挑看去,她脸上平静,不知怎么就想起女儿下午大呼小心的那一幕,顿时心里一紧……

“你似乎对他印象不错?”

“父亲想到哪里去了,女儿曾经在来遂城的路上,被余恒风救过一次,今日又被救了二次,女儿只道他武功不凡,是个合适的人选。”知他误会,诸宁安笑着为父亲解释。

没料到还有这样一件事,听后,诸经衍心里满意,余恒风如此胆识,今日更是不计比武得失救了宁儿,年纪轻轻如此胸襟实属难得。

终于放下心来,却见诸宁安有些讨好的挽住他,挑眉问:“又有何事?”

“爹,我再向您要一人。”

“谁?”女儿主动向他要人,是谁这么大面子。

“萧子真,就是今日在人群中侃侃而谈的少年。”

诸经衍回想了半天,也没印象。

“他武功不凡?”

“不是”

“品貌不凡?”

“相貌倒是不错,女儿却不是因他相貌。”

“那你为何要他助你?”诸经衍疑惑。

登记时,诸宁安只觉得萧子真这个名字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后来慢慢回想,想起甄子华要找的表弟,名字似乎就是子真,只不过她忘记是何姓了。

虽不知是不是一人,可直觉想向爹讨来问问看。

“他可能是子华哥要找的人,况且今日那人在军中分析一番,着实也是个有头脑的,所以爹让他也来如何?”

见女儿自有考量,诸经衍就应下了,想起正事又说:“我已为你安排好,明日就去城内太医院报道,这几日刚巧太医院的那些老朽们缺人手,至于他们二人叫陈淦带去见你,切记,你不可先暴露身份,只道寻常接触即可。”

诸宁安颔首,临走了,诸经衍又再次郑重嘱咐:

“记住,在此期间,对此二人留心观察,防人之心不可无,待过些时日收为己用,若我离去,遇事拿捏不准,多问问陈淦的意思。”

见女儿一再郑重点头保证,这才离去。

《浮世短长生》君看浮世上,何物得长生 第11章 企图 浮世短长生父子文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浮世短长生》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容平三月)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作者相关

容平三月

作者:

容平三月

VIP精品试读

  • 《洪荒之孔宣证道》洪荒之孔宣证道txt 小攻 洪荒之孔宣证道㚻

    洪荒之孔宣证道

    《洪荒之孔宣证道》为北辰星雨原创,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情节试读:“这里是哪里?”有着三光神水的辅助,再加上涅槃圣火与血苍穹运转,三者合一,疗伤效果是极为惊人的。没有用多长时间,孔宣便再次清醒。“戒子空间?”孔宣微微皱眉,他能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人以大神通收入了戒子空

  • 《龙珠演义》龙珠演义中的老者是穿越者吗 忠犬攻 龙珠演义忠犬攻

    龙珠演义

    天选人物是王超,熊皮熊的网络创作《龙珠演义》此文是翼赤火原创的二次元文,文笔文从字顺内容新颖,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独家创作,精彩情节试读 点在地图上史洛布城图标的手指又往回拉了一半的距离。中年人说:“我们家大概就是在这个位置,不过小乡村有点偏僻,你的地图上是没有标注的啦,哈哈。”他笑起来很有文盲大汉的直爽,“我们可以把熊送回家后,再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