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爱你是孤单的心是什么意思 第4章 你想怎么卖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调教

现代言情 | 姜铭,谢谢 | 互联网 | 2021-01-24 07:24:50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爱你是孤单的心是什么意思 第4章 你想怎么卖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调教 导读
独家创作《爱你是孤单的心事》由沈画词执笔的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故事,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是谢一舟,姜铭,主线精彩纷呈,可以看一下。小说剧情回顾:胡思乱想之间,到了上班的酒吧。我换好衣服,没去吧台,而是去找了雯姐。雯姐是所有服务生的负责人,她对我很好,之前说我长得好看,建议去包厢里卖酒,说是收入很丰厚。去包厢里意味着牺牲色相,我和她都心知肚明。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爱你是孤单的心是什么意思 第4章 你想怎么卖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调教 免费试读

胡思乱想之间,到了上班的酒吧。

我换好衣服,没去吧台,而是去找了雯姐。

雯姐是所有服务生的负责人,她对我很好,之前说我长得好看,建议去包厢里卖酒,说是收入很丰厚。

去包厢里意味着牺牲色相,我和她都心知肚明。

那时我心高气傲,为了所谓的自尊拒绝她,现在却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雯姐听我说了情况,喝了口酒,认真的问我,“确定了?”

“确定了。”我点头,心中却在盘算着收入。

这家酒吧是临城最大的一家,除了吧台和舞厅,还设有很多豪华包厢。

整个市内有头有脸的人,娱乐喝酒都会来这里,他们一来就是包厢,酒水需求旺盛,之前有个小妹在这里卖酒,几乎平均每天能拿到三四万块钱。

我需要很多的钱,如果不是事情发生突然,我不至于选择走这一步。

“那行。”雯姐放下酒杯,“你自己机灵点,别被人吃豆腐。”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安心不少,感激的道,“雯姐,谢谢你。”

“谢什么啊。”她不在意的笑笑。

整理好衣服,戴上工牌,准备好推销的酒水,雯姐把我安排到了888包厢。

她跟我说,“我帮你看过了,这里面的人都有头有脸,不会做那种龌龊的事。”

雯姐对我的关心,我不知道怎么报答,她笑着拍拍我肩膀,“去吧。”

我深吸口气,推开包厢门,走了进去。

粗粗一扫,包厢没有乌烟瘴气,几个年轻俊朗的男人,靠在沙发上在说些什么。

看到我进来,他们齐齐转过头来。

其中一个穿着休闲白毛衣的男人,眼睛眨了眨,冲我招手,“进来卖酒的?”

我尴尬的笑笑,“对。”

那人走到跟前,上下打量我,“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我刚来。”

这个房间里都是惹不起的主,我只想赚钱救活我妈,不想多生事端。

他们客客气气的,我便恭恭敬敬的应付。

白毛衣男人听见后,舔着牙笑了笑。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眸色忽明忽暗,我不敢乱动,盯着他看。

只见他蓦地摆摆手,“可以,你想怎么卖?”

或许是我想歪了,怔怔的看着他,男人眼神却很干净,漂亮的桃花眼里,染上戏谑。

“谢一舟,差不多行了,你又在逗小姑娘。”

旁边不知谁开口,闹闹嚷嚷的把人喊走,换成一个正经的男人,有板有眼的找我要了几瓶酒。

我拿出来最贵的,他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如果照这样下去,今晚差不多能有五万。

预感到可能的收入,我心情好了不少,加上这房间的男人,都很正经,并没有对我动手动脚,连被钱困扰的烦闷,都冲散许多。

他们在一旁打牌,让我坐沙发上吃水果。

过了会,叫谢一舟的男人接了通电话,他对众人说,“喂,等会三哥要来,谁给让个座啊?”

“你呗!”众人齐声说道。

他骂了声靠,憋着嘴开始搓牌。

我觉得好笑,勾了勾唇,但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

他们嘴里说的三哥,居然是姜铭。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爱你是孤单的心是什么意思 第4章 你想怎么卖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调教 精彩点评
现代言情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沈画词)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谢一舟,姜铭)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现代言情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作者相关

沈画词

作者:

沈画词

VIP精品试读

  • 《红颜醉:调皮小王妃》红颜醉:调皮小王妃 小说 娘受 红颜醉:调皮小王妃BI

    红颜醉:调皮小王妃

    落七七畅销作品《红颜醉:调皮小王妃》由落七七墨下的古代言情风格的佳作,主人翁夏紫渔,白景郁,故事柳暗花明,非常书单必备。精彩情节试读:客栈内怀中的人儿,时尔浅笑,时尔蹙眉,看起来很不安的扭动着身子,白景郁看着夏紫渔心里五味参杂。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真相,你还像现在这样留在我的身边吗?轻轻的扶上她的眉头,将那一弯蹙眉扶平,在

  • 《我的大脑里有宇宙》大脑为什么是宇宙中最神秘的 全文阅读 我的大脑里有宇宙by哦不识字

    我的大脑里有宇宙

    《我的大脑里有宇宙》作者:哦不识字,科幻类型新篇,主要角色:陈子凡,秋蓝,本新篇主要讲的是:两人身前的药剂不断的变化着,颜色越来越少看似就快成功了!“咚砰”那个男子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呼吸急快要死了一般,立刻上来几人扶住了他。人都倒在了地上那团药剂也跌落在台面上,溅起不少水滴,有些击打在